•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麻雀学校演《红》剧

2018/09/12 08:4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406

徐世槐

每每时届国庆节,我就记起40年前的一次演出。

1979年下学期,我在文成县石垟公社吴坳小学任教。校务计划安排:10月1日举行国庆30周年文艺演出,并特地注明演出压轴戏——独幕越剧《红军儿女》。

消息传开,村民欢呼雀跃:“好哇!千年不听锣鼓响,现在总算有戏看了!”文化圈内的人惊愕:“你这橘子大的学堂,还想演越剧?”外校的教师泼冷水:“你呀,总是恁积极!许多乡校、区校、中学连三句半、大合唱都不搞,你这个麻雀学校还想演什么‘戏’?”有的朋友替我担心:“你又多管闲事!运动一个接一个,还搞不怕?还不安分点?”

我这个人本来就不安分,无论在什么学校教书,每逢重大节日,都要搞点文娱活动庆祝庆祝,何况是建国30周年大庆!

面对种种舆论,心里很不平静。学校确是橘子这么大:全校两个半教师,一个公办,一个民办、一个半民办。学校确实麻雀这么小:3个班级、61个学生,大部分还是拖鼻涕的。照常理,大的学校才有条件啊!尤其演出此剧,对我校来说,无异于完成一项史无前例的巨大工程!1965年春,我参加浙江省委工作队,在金华地区义乌东塘公社十八家大队搞社教,曾组织青年在“五四”参加苏溪区大会演,我也是拉出婺剧《红军女儿》,还捧个二等奖凯旋。回想上世纪70年代后期,“样板戏”已不作兴,我便挑来浙南地区喜看的传统越剧演出。我又分析了前台、后台等情况。穷乡僻壤的十八家能演,吴坳小学为什么不能演?

当时,人家认为我是一个落魄人物,从中学下放到小学,从平原提拔到高山“锻炼”,众目睽睽。我思忖,难道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宣传农村的好人好事有错?进行革命传统教育还有错的?《红》剧故事发生在1935年秋的江西革命根据地。一天早上,在白匪追击侦察员老张的紧要关头,小红机智地把老张藏在地洞里。这也正是革命老区吴坳人民斗争历史的写照。1936年前后,中国工农红军刘英、粟裕部队曾在吴坳活动过。194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浙南游击总队战士周明友(景宁县渤海四都人)生蛇疮,吴坳火烧基的畲族老农雷沛钱便把他秘密转移到自家,寻来草药医治,经过四个月治疗才归队。《红》剧正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啊。

说起容易做起难。时间紧,人才缺,交通不便,不能不使我有点紧张。我找大队党支书记叶清华商量,他说召开大队干部会议,共同克服困难。于是,我的腰板硬了。

正如大家说的,“老徐是吃老虎胆上路的!”我排除一切杂念,着手准备了。三位教师落实了自己班级文艺节目:大合唱、独唱、快板、三句半、小演唱、独奏、舞蹈等16个,全校师生全力以赴攻克需要50分钟演的《红》剧。

剧本演出责无旁贷地由我这个公办教师“担纲”,主演也只好由我这高个子“领衔”。说来也好笑,当年读小学六年级时,我演过一回话剧《阴谋诡计》,只是充当跑龙套的民兵。教书后又演过一个越剧《风陵渡》,当了一回主角八路军政委。由我这个演技半生不熟的人主持演出,真叫人觉得有点头皮发胀!

其他人物呢?方老太太,即红军家属,由民办女教师富一琴扮演,红军女儿小红由五年级学生吴建超扮演,半民办教师程学炳扮演匪排长,匪兵甲乙丙丁的角色,无奈何,因本校学生个子太矮,只好与西坑中学领导商量,借请本村的高初中学生担当。

作为主心骨的导演,还有作曲的,还有鼓手,还有化妆师,怎么办?我专程跑到20里外的西坑区文化站,请站长叶旭东全权操办。

后台的大锣、小锣、钹由谁敲打?主胡由谁拉?笛子由谁吹?16个小节目由谁配乐?我又跑了10里外的石垟社校、石垟林场讨救兵。

俗话说:“做事勿拣日。”日期一定,天天逼近,不免犯愁。时间急迫,要紧的是科学安排。9月14日夜,点着煤油灯,我用复写纸抄毕剧本。第二天召开全部演出人员会议,决定在保证教学的前提下抓紧排练。前一个星期的前五天,业余背熟台词。星期六下午和星期日排演,日夜兼程。我们还到西坑区文化站借来部分道具,并补做木质手枪、步枪,还到农户借来方老太太的服装,租来两盏汽灯。蒋建海老师还亲自抬风琴到校……

笔者当时统率全校一切活动,还要琢磨自己的角色。如张唱:

马失前蹄不能行(上,支撑负伤)/前是山来

后是兵(呃……)/近地没有藏身处/又不能连累老百姓。

白天教书,半夜里,自个儿还在教室轻轻地学唱腔,背台词,演动作,真是身心疲惫啊!

10月1日,吴坳大队比过春节还热闹,学校彩旗招展,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小孩子还放鞭炮呢!一大早,社员纷纷找来自家的大木、门板,在操场搭起简易戏台。下午,挂起紫红色幕布。台前,摆满一排排长长短短的木凳,高高低低的竹椅,俨然一个露天剧场。吃过晚饭,社员就拖儿带孙,陆续到场,二三百号人济济一堂。剧场一片欢声笑语。

入队宣誓仪式之后,便由全校师生大合唱《社会主义好》开台。接着,便是《南泥湾》《采茶舞》《吴坳大队新事多》《二泉映月》等节目纷纷登场。唱呀跳呀拉呀,掌声连连。

《红》剧开始了,台下鸦雀无声。当演到匪兵要向大娘、小红下毒手,伤员红军侦察兵老张毅然挺身而出,“叭”的一声“击毙”匪兵时,全场爆出春雷般的掌声。

历时两小时的节目结束,人们还舍不得离去。“演员”谢幕之后,大家才慢慢起身。火篾灯、火篮灯、电筒、风水灯、灯笼组成的条条火龙,又伴着欢声笑语,向四面的山坪、山坳、山坡蜿蜒流动,活像一个奇特的灯会。

40年过去了,那所麻雀小学也在20年前并入石垟乡校。但革命老区吴坳历史上第一次演出《红》剧的情景,仍在我记忆的软盘里回旋……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