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泗水回澜,百年廊桥

2018/09/12 08:4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536

泰顺县泗溪镇北涧桥。林宗义 摄
北涧桥重修首事人大理石像,右起为林友卿、陈汝昌和僧明灯。

日前,泰顺女作家林晓云长篇报告文学《灵魂的天堂》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该书以散文笔法讲述泰顺廊桥为何会成为当地的文化坐标与精神图腾。

林晓云

泰顺县泗溪镇,原名四溪,有东南西北四条溪流屈曲环绕,形成了“泗水回澜”。泗溪因水得名,然而水这种神秘的自然力量,既是恩泽,却也隐含灾难,泗溪当地就有“咸丰夏月,有巨鱼青色,大可盈丈,漂浮水上凡三日,远近来观”等与洪水有关的历史记忆。在与大自然的较量抗衡中,泗溪先民建起了廊桥。

六次重修,形成当地商业中心

泗溪镇北涧桥始建于清康熙十三年(1675),后经六次重修。它并非只仅仅为了交通而建,而是以编木梁拱叠加上廊载重的构造建设,完善了自身在面对洪水时的坚固效能,彰显泗溪先民无与伦比的智慧。

北涧桥两端的房子挤挨着廊桥紧着修,店铺争着往廊桥摆。巧妙地将长廊结合进商业贸易中,绵绵长长,无限地延伸。行人逛街,不用打伞,这给商家带来更多商机。骑楼跨街,商潮陡涨,市场泛泛,河流长长,桥头悬岩边的房子修到四层五层,歪歪斜斜悬吊几百年。赶场的人摩肩接踵,街窄人多,拥挤异常,被形容为“挤得抬起来”,与《清明上河图》场景一样热闹。

廊桥之下是一汪深潭,是泗溪人将鱼、虾、龟、鳖投入潭中放生的“放生潭”。站在廊桥上赏鱼,潭中鱼、虾、龟、鳖特多,潭水清澈,可见群鱼游弋其间,是北涧桥老街的一大景观。

古人选择人居环境一般都要讲究山环山绕,而且水流越多越好。“泗水回澜”这种独特的自然环境滋润养育许多名人。当地《林氏家乘》记载,两宋时期林氏先祖林韶在北涧桥桥畔开设儒学院,招收四方弟子及族人孩子从学,从此北涧桥桥畔文风兴起,科甲蝉联。

我仔细打量着这座木桥,亭廊两侧的栏杆曾经被漆成朱红色,如今已经被剥蚀的斑斑驳驳。亭中莲座样的石桌石凳也应该有些年头,被磨得黝黑闪亮。站在桥上往清华河上游眺望,几座连绵的山峰映入眼帘,形似笔架,当地人叫它笔架山。山脚下是碧波荡漾的文彭小西湖。延绵的山峦,在三春时节,越发显得翠绿。远远地望去,青山绿水之间,点缀着粉墙黛瓦的村落,村边的山坡上散落着一块又一块泛着新绿的梯田。河道的漫滩上,分布着一丛丛半干枯的芦苇,岸边生长着碧绿的香樟树,一幅美丽的山野田园图画跃然眼前。

构件各有寓意,组成廊桥文化

行走在廊桥上,抬头可见桥面廊屋中精美的藻井,描绘有各类神仙动物等图案。它们供旅人向神求取平安,或供村民求神仙保佑桥梁本身。廊桥外表的沧桑和彩绘藻井的反差,透露出廊桥作为当地人信仰中心的特殊地位。

在廊桥屋檐上,常见的装饰花纹是悬鱼和卷草。悬鱼有直线和弧线两种,一般都雕刻为“鱼”的形象,也有的刻“壬”“癸”两字,有的则干脆在悬鱼上雕一个“水”字。据说悬鱼、卷草可以镇火,以佑护木构桥梁。当然,悬鱼的实际功能,在于用厚实的设计来防止悬挑的檩条端头受潮。而“鱼”背后的文化深意,则与清廉有关。在古代,桥梁道路是王政之一端,修一座桥,同样是为官者政绩的体现。

此外,还有望柱,明代的桥梁望柱一般为莲瓣纹,清代较多的是石狮或结绳形状。桥栏花板图案均为吉祥如意等传统纹饰和云头如意纹饰和太极图案等。桥名匾额一般横写,都刻在桥的主体建筑上,也有在拱圈内里。铭文比较简要,刻上桥名、年号、捐资人姓名、造桥工匠姓名等等。而有的桥铭在方框上方都有一个向下盖的“荷叶”,下方都有一个向上托的“荷花”,有些像“仰俯莲”纹饰,但已无“荷花荷叶”纹饰。碑记相比铭文要详细得多,另外立在古桥旁边,对桥名、年号、捐资人姓名、造桥工匠姓名等进行详细记录,有的古桥周边还列有首事人或威望族人雕像。

在信息闭塞、文化生活相对贫瘠的传统村落,人们在廊桥上交流信息,同时,廊桥也是古代文人墨客文化创作的重要题材与载体,于是,廊桥这个奇特的公共空间,成了多元文化的承载物。书于桥屋枋柱上的楹联诗文,刻于石碑上的碑文,悬于廊间的匾额,与廊桥一起流芳百世。

工艺师们按照中国传统民俗文化的需要设计各式桥饰艺术作品。桥头上的土地庙承担着桥梁守护神的角色。各类学者、文人都从各个不同角度创造着桥文化。如众多的桥联、桥碑、桥名、桥画、桥梁摄影、桥梁书法、桥梁故事、桥梁文学作品、桥梁影视作品、桥梁网站都是桥梁文化的产品。

乡贤善举,村民塑像缅怀

抬头仰望,廊桥上的梁木、捐资桥碑或桥匾上那一元一元的捐款记录,让人感受到村民沉甸甸的凝聚力。廊桥的兴建,少有官建,多为民众共同出资建造。村民成立建桥董事组织,开展题缘(修桥的募捐活动),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捐木捐粮。对于村民而言,廊桥的兴建是件大事,关乎自己与村落的大事,尽微薄之力是应当的,何况修桥、补路是件积善修德之事。

北涧桥的桥尾立三尊大理石像,即是重修首事人,他们率当地老百姓共同建造北涧桥,从右至左依次为林友卿、陈汝昌和僧明灯。雕像高一丈有余,是站立在一个半山坡上的,犹如自泥土里复出,面带微笑,从容淡定,正气凛然。我想,其寓意大概是说“有的人死了,他却活着”,先民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在先生的雕像前,天天都有游客放慢脚步,用手机拍照留念,读碑文而唏嘘赞叹,览廊桥而流连忘返。

离北涧桥不远处有一座墓,墓主人汤构庭系泰顺清道光年间著名的乡贤耆者,年轻时在泰顺城经商累资颇巨,晚年带领儿女重返故里下桥村。清道光十三年(1834),一场特大山洪使得泗溪“姐妹桥”之一的北涧桥受损严重,汤公带领村民观察灾情,提出了抢救廊桥的方案,之后他一直主事修桥直至积劳成疾。临终前,汤公叫来儿子汤国修、汤国定,取出了二千四百文捐赠修桥,并嘱咐儿子继承遗志,担起主事修桥之大任。之后,汤国修、汤国定两位主事率领亲戚朋友和下桥村民经过整整10年的努力,重建北涧桥,完成了其父遗愿。而将汤构庭墓建在两座“姐妹桥”的中间半垟岗桐子坪上,也表达了人们对于这位“廊桥守护神”的敬意。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