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郑元豹:了解父子决策背后的那种压力, 就会知道,扎实做好每一件事最重要 郑经洁:在很多事情上,新生代看得比我们远, 我们要学会倾听他们的想法

2018/09/14 07:48 来源:温州商报 编辑:王一川 浏览:3304

 
 

公司规定上班要穿工作服,郑元豹和郑经洁也不例外。

 

 

 

父辈这样看二代:

 

记者:对于经洁,你最满意的地方在哪里?又有哪些是你不满意的?

郑元豹:不满意的地方,是年纪比较轻,基层深入还不够;满意的,是他作为年轻人,思维非常超前。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企业家不能因为年纪大就觉得自己什么都懂,新生代到了我们这个年龄,肯定懂得东西会比我们现在超出百倍。

记者:我觉得他能随口报出产品的各种参数,对于基层的状况已经很熟悉了呀?

郑元豹:那要看跟谁比,跟一般人比确实算很熟了。但跟我比还差一些,我作为董事长,肯定要拿最高的标准去要求他。

记者:你们父子之间出现分歧都是怎么处理的?

郑元豹:我们不会出现分歧,因为我们已经把之后5年、10年、20年的规划都确定了。在规划战略的时候大家可以直抒己见,讨论得非常激烈,但确定以后就统一了思想,不能轻易改变,所以不可能会出现分歧。当然,时代在变,所以战略实施过程中还是需要微调的,但那也是很严肃和慎重的事,需要董事会讨论通过的。

记者:在一些具体事务的处理上,你们会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情况吗?

郑元豹:我认为在具体的事务上,新老两代人有适度的分歧是对的。有些事,是他们经验不足;但有些事,年轻人看得比我们远,我们也需要学会倾听他们的想法。

记者:能举个例子吗?

郑元豹:比如说,他对于公司的定位比较高。在战略思维、市场上、技术上、管理上、全球化等领域,想得很多也很深远。同时对于目前全球行业中技术的更新换代非常关注,什么技术出现啦,虽然还没普及,但预计什么时候会投入到大规模应用中……对于这些事情他都会很关注。这一点我觉得是比我们老一辈强的。

记者:你觉得他们这一代年轻人,在哪些地方肯定是不如你们这一辈人的?

郑元豹:虽然我这几个孩子工作都是非常认真的,但是我还是会担心,怕他们的吃苦精神赶不上我们第一代人。我们这一代人,过去那么苦,现在有了这样的环境去发展企业,会觉得这就是天堂一般的生活,所以越干越有劲,越干越高兴,再辛苦也是一点怨言都没有的,甚至于稍有放松都会有罪恶感。但是他们不一样,他们不是吃苦过来的,而且身边有很多同龄人日子都过得特别轻松特别好。这种情况下,让他们没日没夜办企业会不会接受不了?我是有这个担忧的。而且我相信,年纪大一点的企业家都会有类似的想法。

记者:能否给你们孩子,以及温州的其他新生代提点忠告?

郑元豹:新生代在观念理念上,一定要有为国、为社会分忧解难的担当。要有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去发展中国的经济,这是新生代应该共担的责任。

二代这样看父辈:

记者:谈谈你的父亲,在你眼中他是怎样一个人。

郑经洁:非常、非常敬业。所以,他对团队的要求也是比较高的。而从接地气角度来说,他也做得比较好。

记者:这个接地气,是指平易近人、和员工打成一片吗?

郑经洁:不是,主要是从业务角度来讲,他会从具体业务层面给你提出建议,并进行引导等。

记者:父亲对你影响最大或者留给你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

郑经洁:我们每天相处,所以很难有记得特别深刻的事情。如果真要说印象,我对他的主要印象就是一个字,忙。

记者:假如你和要好的同学、朋友聊天,向他介绍你的父亲,总是会找一件父亲做得特别帅的一件事,“吹”一下吧?

郑经洁:可能早些年我会讲这类事情。但现在,我觉得已经没有所谓“帅”或者“酷”的说法了,只是“应该”吧。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说,他都是关注于企业发展命脉的问题做决策。能否100%正确其实都是事后的复盘,但过程中他必须清醒地、不断地快速做出选择。基于这些年这么复杂的经济以及行业变化,了解他决策背后的那种压力,你就会明白,帅的背后是要付出多少代价。所以,成为他的下属之后,我就不会特别去关注这件事情是不是够帅,而会更多地去理解他的选择和认知。当然,从个人角度讲,我也希望能够做出蛇吞象的奇迹或者各种经典案例,但那些都是需要特定的机遇和契机的。现实中,我们还是需要扎扎实实地去做好每一件最基本的事务,未来才有那样的可能性。如果没有这些根基,你耍得再帅,也只能是昙花一现的东西。

记者:你们之间会有分歧吗?

郑经洁:在涉及决策型的事务上,我们其实是职业经理人和老板的相处方式。如果只是对某件事情的探讨,我认为那只是一个沟通的过程。企业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权责的范围,清楚自己的角色与定位之后,做好自己职权责范围的事是职业经理人最大的本分。

记者:在“职业”之外,总归还是要讲人情的嘛。

郑经洁:我觉得人情是下班以后的事。上班的时候,如何服务好客户才是我们最大的人情。我们的一个产品,从制造到达成合格、保质保量,能够满足客户需求,需要花多少时间?完善这个过程才是最重要的人情。所以对我们管理层来说,把业务做扎实才是最重要的事。

记者:你心目中的企业家偶像是谁?是你的父亲吗?

郑经洁:父亲应该还不是我的偶像。我最欣赏的企业家是海尔的张瑞敏。我对他的钦佩主要还不在于他早年的创业过程,更多的还是因为他们现在针对无人工厂的建设、集团的产业布局、体系建设等,确实做得非常好。商报记者 李显

不看丰碑,只看基石

我曾参加过郑元豹主持的一个小短会,会间公司一位新入职的小女生进来给每个人倒茶。倒了两杯之后,郑元豹忽然叫住她,过去把她的茶壶接过来,拿起第三位与会者座前的杯子,扭身背朝座位,加水至七八分满,再转头将茶水放到人前。“看明白了吗?我在人民大会堂开会时,工作人员都是这样加水的。”

这就是标准的郑元豹风格——事无巨细地追求每一个细节的完美。有时候,你可能会觉得他一口乡音极重的普通话难以沟通,有时候会因为他的细致与坚持而认为他“好为人师”,但是,谁也不能否认,这是一位极其敬业且深具个人魅力的企业领袖。

为了强调安全生产的重要性,他坚决推行全厂区禁烟,抽了几十年的烟说戒就戒了;为了融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他甚至直接拿思想老化的管理层开刀——不重视智能手机应用的人,坚决弃用……对于企业发展、提升有好处的事情,哪怕再小,他也绝不放过。

这正是温商务实干事精神的体现。纵观郑元豹与人民电器集团在改革开放40年中的崛起轨迹,这样的指导精神贯穿始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避开家乡的“路线争议”,在外“闷声发大财”是一种务实;顶着前有17家企业集团的巨大压力组建电器集团,却又同时留好地产公司的后路,其实也是一种务实;其后为了发展壮大,花样百出地进行兼并、重组、联合,更是一种务实……数十年的坚持,务实干事便成为一种文化,与人民电器集团相生相长;也成为一种传承,赋予了“不谈接班只谈扎实做事”的新生代郑经洁别具一格的气质。

改革开放40年,温商传奇般崛起,最令人心驰神往的高光时刻,往往都集中在他们面对时代机遇,先开枪后瞄准、敢为天下先的巨大魄力。而实际上,真正成就未来宏业,是体现于企业的种种细节之中务实干事精神。郑元豹所说“做企业没有困难,但做企业也是处处困难的”,就是对所有务实干事、艰苦创业的温商群体最生动的写照。

40年好似一个轮回,今天我们所处的新时代所展露的机遇,更加乱花迷人眼。新的技术手段、新的商业模式、新的发展理念……敢为天下先的温商其实永远不会缺乏探索的空间。但在探索绚丽未来的同时,我们同样应该常常回顾前辈们走过的路,不看丰碑,只看基石,走得更稳一些,更扎实一些。

商报记者 李显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