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乡土】山林雄丽,溪水涵濡,南门古迹拾遗

2018/11/01 10:56 来源:平阳县昆阳镇人民政府 编辑:杨凡 浏览:6487

据说县城以前有一首童谣道:“九凰山上白坟对白坟,大街直去是南门。南门直去是曹楼殿,曹楼殿上跑马灯。”潘士元先生《题养颐楼》诗,叶志鉴先生书写的横幅,现还挂在南门老人亭(原曹楼殿处)中,其中曰:“南门多故迹,惋惜早消烟。古殿醮楼绝,养颐高阁新。”自从上次写了《南门古迹拾遗》后,又有新的发现,意犹未尽,趁现在还没拆迁,有些知情的老人还没搬走,请他们口述,再写一写南门旧事,以飨同好,以备他年编纂镇志之采云尔。

山林雄丽 溪水涵濡

原来南门直街(又称岭门直街)很窄,只够两辆板车通行,两边房子紧挨着,望衡对宇。据《平阳六年》“整顿市容”载,1943年,县政府实行整顿县城街道的工程,其中有贯通大街、南门直街的一项。原来现老人亭处有个曹楼殿,进城绕道走南吊桥路,经过护城河上吊桥,从通济门入城,即达县政府。贯通后,还清除老屋基城基上面的积土,以便行走,因一遇下雨天,泥泞不堪,行人叫苦连天。1945年竣工。

同时计划拓宽街道的工程。据孔一华老人说,本来要把大街至通福门的街道拔直,这样左边的商家住户要退进去很多,太吃亏,于是召开地方绅士商量,决定订好街道的中心线,勒令两旁商店、住户拆让。老邮局至岭门的直街被定为一等街,宽度要达到市尺二丈四尺,就是八米。后来有的地方没按规定执行,没有达到八米。

南门街很窄,两边房子屋檐下还挖了两道水渠,流着潺湲的溪水,滋润着街两边的人家。溪水一直流到下面,经护城河,到城里。清代诗人张綦毋《船屯渔唱》中第三首诗曰:“屹立双山像斗牛,山泉两道夹城流。”似乎又是写的是这里。水渠上面铺青石板,隔一段时间,还要人下去清淤。后来街道拓宽,水渠被填,一遇到下大雨的时候,两边雨水都汇到街上,奔腾而下,颇为壮观。那时行人只好避到屋檐下高处,等雨势过后,水流完再走。

 

原劳动局办公楼的街对面有铁岭山房,是“平阳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名录登录点”,门额上原有“铁岭山房”四个大字。有门联,只有一两个字还隐隐约约看得出来,前几年清楚的时候,主人林谷成老人的第四个儿子林义兴,曾把它拓下来,联曰:“山林雄丽;溪水涵濡。”妙联佳书,画龙点睛,对南门的环境概况得很好。九凰山和东山在这里形成岭门,山上老林密布,非常雄丽壮观。这对联可能就是老人的父亲林铁珊的手迹。里面门楣上有“天与厥福”四个字,不是很清楚了。以前主人是林明新、林铁珊兄弟,现在由后者长子林谷成住着,民国时期他是县兵役科的验兵医生,他说自己是住在街对面的邱国英医生的学生。他今年已九十六岁,每天读书看报,早上还下坡在城里走一圈。他经常一个人提着袋子到县图书馆还书借书,笔者在县图就遇到他一次。他说其父字写得很好,周围几个律师以及坡南周迺堂的状子都请他抄写。

林铁珊与刘绍宽有交往,《刘绍宽日记》有多处记到他,如1927年6月3日:“李顺泰刷印丁匪广告,印工为省军所拘,送县追究,缮写之人为林铁珊,亦被拘在押。余函县长,以印工营业,惩之太重,乞开释。”又1932年10月2日:“送去年第十期诗钟卷于林铁珊处,属印。”林铁珊可能就在李顺泰印刷厂工作。1939年农历正月初一,林铁珊也和一些地方绅士到刘绍宽家拜年,“蔡孟平、李仲薇、林蔚之、吴达川、郑克之、黄六斋、林铁珊……来”,其中李、郑、林都住在南门。

原劳动局办公楼最后面,老车站一带,清代时是昆阳书院所在地,以前没通公路时,与南门直街是一体的。知县余丽元在《昆阳书院落成记》中说:“平邑之南门城外曰岭门,有昆阳书院,实建置在龙湖书院之先。其地较龙湖稍隘,然而其址高迈爽垲,依昆山如锦屏,岭门山并峙其前,峭拔凌云,诸峰罗列,俯若儿孙。回望城中民居,如齐州九点烟在指顾间,有俯视一切之概。居近阛阓,而僻静高洁,脱然于城市嚣尘之外。山光云影,树色鸟声,会心不远,皆足以供人赏玩。以是为藏修游息之所,较诸龙湖书院,有其过之无不及也。”其历史比龙湖书院还早,学习环境比龙湖书院还要好。到了民国,其地改作劝学所(相当于现在的教育局)。

直街店肆 鳞次栉比

南门曾是南来北往之客必经之地,人烟稠密,商贾辐凑,除了回生堂、春元两家大药店,以及孔大盛派报处等外,还有许多店铺。

 

据孔一华先生说,南门旅馆主要有四家,即第一旅馆、关西行馆、平阳公寓、同源。第一旅馆在左边街,原电影公司处,是江南方良人方慎生开,《刘绍宽日记》1926年11月30日:“方慎生请为其父题主,傍午往第一旅馆,即留午席,送葬而回。”关西行馆在大风车幼儿院(原机关幼儿院)下来的一个小巷(关西巷)进去就是,是江南人经营,江南人到县城来,都住此店,估计是江南杨氏所开,因为关西是杨家的郡望。平阳公寓在大风车幼儿院对面的右边街,原民国时期县兵役科科长陈逸声开,1951年张韶舞枪毙时,他陪毙。陈逸声是个传奇人物,他原在乡下一个地方出墙报出得很好,给县长张韶舞发现,调到兵役科工作,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使,但他做得很好,后来也只是陪毙,没被镇压,曾经还上台做报告。平阳公寓上去,就是同源,北港卢姓开。还有金家饭店,即在大风车幼儿园处,桐山(即今福鼎县桐山镇)卖“蛎钩”(即牡蛎)的商贩都住此店。

律师有四家,即郑克之、李刚、李培刚(在邱国英家里)、孔梦韬。“郑律师”郑克之,原名绍烈,其弟名绍穀(在香港),他们的那座房子原来在县环保局(今昆阳镇环保分局)处,有两层的三间,还有两间平房,地势高敞向阳,很好。1951年土改时,被换到下面对街的关西行馆,现在由其后人郑光远、施小华夫妇住着。郑克之父郑式钦,金乡郑家楼人(其祖父郑观岳,号古樵,民国《平阳县志》有传),温州府中学堂监学、平阳县教育局局长,后在省教育厅工作,是刘绍宽早期弟子,与刘的儿子缙生是两姨夫关系,《刘绍宽日记》中有很多地方写到他们父子。据说西门绅士吴醒玉曾为郑克之写了一句话:“郑克之,大律师,只懂法律不懂诗。”郑克子长子世彬,原重庆市第三军医大学胚胎系教授,副军级干部,今年已九十五岁,前几年还住在其子光远家,现住在北京女儿处。《刘绍宽日记》记到李培刚的只有两处,1940年5月21日:“午后至第一旅馆,晤李培刚,托以章良章道发事。”

雨伞店有三家,即李春和、吴隆盛,以及陈彰修雨伞店等。诊所有两家,蔡云亭眼科,其女就是平阳一医看眼科的蔡雪梅医师,其子即蔡存恕、蔡存厚。另一家,即务垟牧垟下人邱国英所开,历任上尉军医、省公安局卫生科科长、平阳县卫生院(即今平阳县人民医院前身)院长等职,并组织民社党,任执委,曾开过戒烟院,系开明人士。1945年前后,曾接受地下党组织的指示,掩护地下党员的活动,有些受伤的党员到他那里医治。1951年误被镇压,1986年在黄先河等老革命一辈的过问下,平反。其胞弟邱国雄的夫人即黄先河的妹妹黄东君,老红军。据邱传博医生说,其二伯父邱国雄与铁岭山房林谷成同是大伯父邱国英的西医学生,还有两位同祖父的兄弟,名为国豪、国杰,“英雄豪杰”。其故居即在原劳动局办公楼处,其诊所即办在家里,是西医。

 

从春元药店对面的人寿巷走进去,右拐进一处小弄堂似的地方,就来到一个庭院,其实就来到陈仲桐故居的后进,原来是陈若佛的房子。双开门,门楣是欧式雕塑,天井里原有一口方形的水井,有砖砌护栏。1983年,书法家张笑如女士买来,当时陈若佛已故,由其夫人沈吟、儿子陈东代办过户手续。张女士一直住到2005年,后来卖与县小退休老师张蕴华。其间张女士在这座富有民国建筑风格房子里,发奋学书,步入书法艺术殿堂,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一员。那些年,家住附近的王光铭、叶志鉴、吴招廉、郑立于等老先生是常客,他们都说这屋古色古香,风水好,住这屋的主人都成为艺术家。据陈云如女士说,其祖陈南弟打银,在南门开陈润华银楼,大房有四子,彰荫(打银)、彰琴(即平阳话“劫尘”的谐音)、彰修(做雨伞)、彰荣,其中彰荣即若佛,著名书法家,后来迁徙到青田。

南门直街还有家著名的纸店,即李顺泰纸店,在就要到通福门的平地上。街的左边房子就是纸厂,员工住的老房子还在,右边房子是做用印刷的。后来平阳印刷厂主要就是在原来的李顺泰基础上发展起来,其机器和熟练工人大部分来自李顺泰。走过李顺泰,就是原来的天后宫(原名天妃宫)旧址,当时天后妈祖的塑像立在街的左边,戏台搭在街的右边。毗连天后宫的是统捐局,是民国时期税卡所在地,相当于现在的税务所。

 

总之,县城南门街的历史文化要比坡南街厚重,以通福门为界,北坡、南坡曾是一体,密不可分。以前货物在南门靛青河的货头行起船,再上坡、下坡,到坡南货头行上船,从而带来了两处的繁荣。(陈骋)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