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史海】振兴文风的标志性建筑,平阳文明塔的“前世今生”

2018/11/05 17:09 来源:平阳县昆阳镇人民政府 编辑:杨凡 浏览:7421

名宦汤肇熙与平阳文明塔

--文笔倒竖天作纸,科场奏凯海为墨。  

文:光明人家  2018年11月05日

塔,原指为安置佛陀舍利等物,而以砖石等建造成的建筑物,后来又泛指于佛陀生处、成道处、转法轮处、般涅槃处,乃至安置诸佛菩萨像、佛陀足迹、祖师高僧遗骨等,而以土、石、砖、木等筑成的建筑物。

有关造塔的起源,可远溯至佛陀时代。根据记载,须达长者曾求取佛陀的头发等,以之起塔供养。佛陀圆寂之后,则有波婆国等八国,八分佛陀舍利,各自奉归起塔供养。

我国历代所建的舍利塔极多。据记载,三国时,有僧人感得舍利,孙权令人以铁槌击打而舍利不碎,因此建塔供养,这可能是中国建造舍利塔的开始。隋文帝之时,全国各地建舍利塔的风气极盛。公元601年~602年,隋文帝并诏敕天下八十二寺立塔。其后,历代皆有造立、修治舍利塔的活动。

综合来看,人们建塔的目的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一)祈福塔。佛教向来强调造立佛塔可获殊胜的功德福报,因此一般信众参与建塔多是以祈福为主要目的。

        (二)报恩塔。为报佛恩而建造塔,故称报恩塔。

 

       (三)法身塔,为安置法身舍利而建造的佛塔,内藏佛经或法身偈,故称为法身塔。

汤肇熙,字庆旦,号绍卿,江西万载人。清同治二年(1863)进士,分吏部四川司兼山东司主事。改选浙江开化县知县。丁艰,服阕。署钱塘县知县,光绪八年(1882)任平阳知县。性格端方严肃,本地豪族或上司对他颐指气使,汤肇熙不予理睬,而一意于爱民养士。当时民间多陋俗:南北港多溺婴,江南端午斗龙船引起宗族械斗,各地迎神赛会中大肆摊派,他一一予以禁止。并在各乡设书院、社学,亲自批阅学员课艺,以自己薪俸发奖。每出告示,行文谆谆如家人父子,故令出能行。在任共7年。期间,特别对当时的平阳的文化建设方面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令今天的老平阳人民没齿不忘,其中,特别是对于文明塔的重建和南雁荡山会文书院的维修重建,意义重大!著有《出山草谱》8卷。

汤肇熙重建平阳文明塔的原因应该属于第一类,文明塔坐落在平阳县昆阳镇城南公路旁的夹屿山上,山势低缓、蜿蜒数百米,因为形状似龙,所以又名龙山。塔就建在龙山头部,附近的村庄也因为此塔而得名“平塔”。

据有关文献记载,在文明塔之前,夹屿山原曾有佛塔,建于南宋乾道元年(1165),夹屿山麓有一座始建于唐代的净明寺,也因为这座塔而俗称为“塔下寺”。

宋时,高僧道隆禅师和光禄禅师曾先后在净明寺静修,据乾隆《平阳县志》记载,光禄禅师每入定后诵读经书,附近的鸟雀都会飞来停在大殿上,一直等到诵读完后才离开。因为有高僧居住过,所以净明寺在平阳历史上很有名气。自古以来,平阳学宫里的许多文人墨客在闲暇之余喜欢到寺院来游览,以“偷得浮生半日闲”。元代的平阳学宫教谕黄允高在乘兴游览了净明寺后,还挥毫写下了一首诗:

        闭门流水净,一径入云间。

        高树欲无塔,平田却有山。

        鸟啼游客去,花落定僧闲。

        寂寞棠荫院,孤舟载月还。

夹屿山上的这座塔在耸立500多年后,毁于清乾隆二年(1737)。说来也巧,自此之后的100多年,平阳县科场不振,文风日下,百余年间,除了嘉庆十年有两人为钦赐进士外,竟无一人中第。而在此以前,平阳县(含今苍南)文风昌盛,人才辈出,仅南宋建炎至咸淳年间的140多年内,考中文、武进士就多达700多人,其中状元15人(文状元2人、武状元13人),平阳因此享有“小邹鲁”的美誉。
南宋平阳县令刘居安《重修平阳儒学记》中道:“横阳俊秀朋兴,科级层出,比县莫敢齿。”南宋咸淳四年(1268),平阳在一次科考中,就考中了23名进士。就在塔毁前数年的雍正十一年(1733),县城西门的张南英还考中进士。前后两个时期,差距如此之大,邑人便认为原先的塔是风水塔,应该重新“建塔以镇之”,但因建塔工程太大,“议辄中止”,几番商议都只能半途而废。
清光绪八年(1882),江西万载人汤肇熙到平阳担任知县,汤肇熙素以重视文教著称,在他大力倡导支持下,成立以乡绅陈际中为首劝募资金开始建塔,汤肇熙带头慷慨解囊。众人拾柴火焰高,终于,文明塔于光绪十年(1884年)三月竣工。塔建成后,命名为“文明”,以祈重现前朝科举鼎盛之况。在平塔村民中还流传着一个传说,当年塔结顶时,建造者在“高人”的指点下,还在铁制塔尖的圆节筒里放入《四书五经》,目的也是祈求本地学子能金榜题名。据说塔因形状像笔,在文明塔完工庆典时,汤肇熙曾出了“文笔倒竖天作纸”的上联征对,似乎至今尚未有理想的下联。
文明塔系楼阁式空心六角青砖结构,造型古朴大方,是浙南地区清代仿木结构砖塔的典型代表。塔分七层,高35米,从底层开始逐层向上收缩,因为形状像笔,所以前人称它为“文笔峰”。塔内原有木梯盘旋而上,可供游人登高远眺。可惜于民国期间被火烧毁了,至今塔内还可依稀辨认出当年火劫的痕迹。
文明塔建成后,还在塔旁建了书院10余间,作为“诸生肄业之所”,名为“文明书院”,现已毁无存。塔建成17年后,瑞安学者张棢曾来到文明塔观光,并在他的《张棢日记》中写到:“汤公(汤肇熙)以名进士出宰”平阳,汤惜平阳很久无人中举,为“振平邑文风”,因此捐资建造此塔。“未几,而乙丑恩科诸葛君钧、杨君慕侃果获隽,壬辰正科黄庆澄又捷北闱”。就是说,建塔后不久,到光绪十五年(1889),平阳学宫即有诸葛钧、杨慕侃2名生员考中举人,到光绪二十年(1894),又有生员黄庆澄考中北闱举人。对此,张棢还发出了“则风水之说倘有凭乎”之叹。
 
汤肇熙所倡重建文明塔,出发点自然是想借风水来振兴平阳的文风,此举看似荒诞,其中所蕴涵的对后辈学子的殷殷之情却让人感喟不已!文明塔也因此成了振兴平阳文风的标志性建筑,民国时期的《平阳日报》就曾以“文笔峰”作为副刊名。
 
另外,汤肇熙在任上还于南雁重建会文书院。期间得到了顺溪大实业家陈少文的慷慨解囊。于是,在原有木结构三间小屋的基础上,重建重檐歇山木结构房五间,建筑于光绪十年(1884)春告竣。为示庆贺,汤肇熙亲自撰写了《重修平阳会文书院记》和《劝捐会文书院膏火田启》,又题写外堂侧两联:“理学千年景行行止名山一席春风风人”、“名在元丰九先生而外学得伊洛两夫子之传”。同时,慨然从《诗经·小雅·车辖》里选取“高山仰止”四字题匾额,高悬于会文书院二楼中堂,寓意陈家兄弟崇高的道德令人慕仰,褒扬他们开一代学风的丰功业绩。
汤肇熙在平阳知县任上7年,他对重整平阳寂寥的科名现状弹思竭虑,费尽心思。特别是对于文明塔的重建和南雁荡山会文书院的维修重建,促成当时乃至今天平阳学风雄起,一改往昔沉寂的科名作出了卓越的贡献!!高山仰止,地方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对于斯乡斯地有贡献的先人先哲。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