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走在前列开创新天地

2018/11/12 08:13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9081

 

人物名片

叶康松,1950年出生于永嘉瓯北,1968年应征入伍,1978年转业,曾任上塘镇镇委书记。1986年辞官下海,创办瓯北水果试验场、温州康松农业开发公司。1991年出国,创办美国康龙集团。2004年,创办温州市叶康松慈善基金会。在温州,叶康松是个传奇式人物,也是“温州模式”代表人物之一,曾创造多个全国“第一”。

 

叶康松 口述 沈绍真 整理

走向体制外

辞官下海办实业

我是普通农民家庭的儿子,童年时代生活很苦。1968年3月,我应征入伍。在部队,我肯学肯干能吃苦,很快脱颖而出,21岁时成了全团最年轻的连级军官之一。1978年转业回到永嘉,我被分配在县委办公室调研组。1983年调上塘镇任镇长,不久任镇党委书记,当选永嘉县委委员,成为永嘉最被看好的年轻干部之一。

但此时,我却决定辞官下海。领导同事亲朋好友一片反对声,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好端端的官不当,下海去当白身人?

我这不是心血来潮或一时冲动,而是有深刻的思想和现实渊源的。那时的永嘉多山,经济落后,是浙江省贫困县。我在县委办工作期间,山区普遍出现农民分田单干或外出谋生现象。为“打击资本主义复辟新动向”,我们经常要下去处理“劳力外流”、分田单干事件。干部往往到车站码头强制拦阻,不许农民外出弹棉经商;或深入山区,纠正生产队分田单干,村民迫于压力只好听命,但工作组一走照样分田单干……

这一切使我常陷于思考:为什么农民坚持要做的国家不允许?在部队时学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理论使我找到了答案。我认为这种矛盾冲突,根源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不相适应。只有从现实出发,调整生产关系,才能发展生产得到农民拥护。不久中央下达文件,提出要“完善联产承包责任制”,实际上默认了当时农村的分田单干现象。

在上塘镇委书记任上时,我始终把解放思想、发展生产力摆在首位,敢想敢干大力发展地方经济。召开“全镇专业户表彰大会”,鼓励发展乡村个体经济;派镇干部张贴“欢迎各地能人到上塘办厂”的招商启事,以加快发展乡镇企业。我们还提出“人民城市人民建”口号,多渠道筹集资金,建起了至今仍是上塘镇主干道的环城西路。这是继龙港之后,当时温州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

我在上塘任镇委书记的三年多中,体会到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成就感,也产生了辞职创业的强烈冲动。我认为,未来的社会将是多元的,从政当干部能施展抱负,做实业也可以实现人生价值,不如辞官下海,投身时代洪流,做一弄潮儿,海阔天高任我飞!

我从来是看准的事就坚决做,尽管大家都反对,还是决定辞职。我的想法得到时任市委书记董朝才的支持,永嘉县委也终于批准了我的辞职报告。1986年7月的一个傍晚,收拾好办公室,我坐着一辆手扶拖拉机回家了,重又成为一个农民。那年我36岁,是温州改革开放中第一个辞职下海的干部。1986年7月19日,《温州日报》头版报道了这起新闻,引起了强烈反响。

那时国家处于农业经济时期,我已想好,下海后就搞农业开发。我承包家乡300亩荒山办起瓯北水果试验场,引进农科专家和新品种,创办畜牧场、果树研究所、良种苗圃场、果汁加工厂,实现种养加、科研销售“一条龙”。

我办农场体现了市委鼓励农业规模经营、发展民营非公经济的思路,同时农场的规模档次、管理模式在当时都先人一步,因此引起各方重视。时任省委书记薛驹来温视察,听取了我的介绍,大为赞赏。市委书记董朝才、市长刘锡荣等领导也多次到农场参观调研。

辞官下海办农场,开创了人生新天地。1988年,我被选为市七届人大代表,并当选为市人大常委会委员。1988年11月,温州康松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市区东游路开业,董朝才书记、高忠勋副书记等市领导亲临剪彩……那时的我暗下决心:将来事业有成,我不仅要当企业家,还要成为社会活动家,和扶贫济困的慈善家。

走向海外

开启事业新天地

1989年,我用20多万元客户预付款,在苍南马站投资对虾养殖场。中秋前夕眼看收成在望,不料一夜潮水冲毁虾塘堤坝,所有心血付之东流。这是我下海创业后遭遇的第一个滑铁卢,经济上损失重大,精神上也遭受沉重打击。但我要创业成功、走出新路的决心没有动摇。

温州自1984年被列为14个沿海对外开放城市后,当时在境外还没有一家投资公司。一次,分管外经贸的江圣德副市长问我,有无兴趣去美国从事农业开发?

于是我产生出国创业想法。上下奔走,历经曲折,终于心想事成。1991年7月,我怀揣10万美元,带着妹夫谢正兄和两位农业专家等前往美国。我在洛杉矶注册成立了“美国康龙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虽然也就一间办公室、一个电话,但却为温州实现了零的突破,康龙还是改革开放后全国首个在美国创办的私营农业公司。

先是养鱼,接着与人合办菇场,又空运经营文成香菇……这些都因种种原因以失败告终,但我没有气馁,每天西装领带穿戴整齐地出去,看市场找商机。在获知打火机市场信息后,我就拿着样品、计算器,在洛杉矶沿街上门推销,想不到很快就做成近万只打火机生意,一下子赚到1万美元。

从1992年底开始到1994年初,康龙公司布局全美,先是空运再是集装箱海运,“中国货美国卖”,我将大批温州打火机源源不断销往美国,康龙成为美国最大的防风打火机供应商。我还将温州刀具、旅游鞋、泰顺木制玩具等销往美国。不到两年时间,康龙集团为温州出口了2000万美元产品。

但好景不长,1994年美国实施CR法规,市场上低价甩卖打火机,而我此前却已“吃进”4000万元人民币货物,全部积压在仓库。我又遭遇严峻挑战,但我没有乱了分寸。彻夜难眠的思索中,我想到了西洋参,何不搞“美国货中国卖”?打出正宗美国品牌,做礼品搞专卖一定能成功。于是我去美国西洋参主产地的威斯康辛州参园考察,并与该州副州长麦克凯伦面谈磋商。

1995年4月2日,世界上第一家专营美国西洋参的康松西洋参专卖店在市区信河街开业,时任常务副市长蒋云峰和麦克凯伦出席剪彩,一时全城轰动。紧接着,我在洛杉矶投资办厂,开发康麦斯保健品。1997年,康麦斯系列保健品进入中国市场,直到今天康麦斯仍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进口保健品品牌之一。

因出口美国西洋参和康麦斯保健品的突出业绩,1995年我被推荐成为“加州百名杰出华人”。1996年春节,我与全美80多位华人企业家一起,受到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的接见并参加宴会(2000年,又受布什总统邀请参加接见与宴请)。

我始终牢记我是中国人、是温州人。在美国,我热心参与国庆升旗等华人社团活动,还热心奔走、酝酿成立华人社团,1996年,“温州旅美同乡会”在洛杉矶成立,我被推选为首任会长。1997年4月,康龙集团国际交流中心宣告成立,开展经济科贸、教育卫生、文化等交流活动。当时,为加快开放步伐,浙江省及省内各市、区县派出大批干部前往美国培训考察访问,这个中心前后承接安排了两千余人。

1998年秋,在纪念改革开放20周年之际,我被评选为温州“改革开放十大风云人物”,10年后又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影响温州经济30人”,这是我十分看重的两项荣誉。

家乡所给予的荣誉,进一步激发了我的报国责任感。1999年4月,我投入巨资,邀请由越剧表演艺术家茅威涛领衔的“小百花”赴美国演出。这一文化交流活动获得多方赞誉,时任中国驻联合国副代表沈国放称赞我:“不愧是中美两国的民间大使!”

根在温州

感恩时代不忘使命

多年来,我人在美国,心系家国,始终关注时事政治,关心国家的改革开放,家乡的经济社会发展更是一直牵动我的心。1998年,张德江同志出任浙江省委书记,我针对加快农村城镇化和浙江特色农业发展问题写了一封长信,委托赴美考察的省农委领导转交给他。张书记很快做了批复并发至省内有关部门。两个月后我回国时,张德江约见我,作了近一个小时的长谈。2002年习近平同志出任省委书记,在一次会见浙江侨领时,问起我当年下海经过和目前公司情况,鼓励我继续努力……温馨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我深知,我能有今天,离不开改革开放,离不开党的培养和领导支持。童年的贫穷和后来的乡镇工作经历,促使我一直把扶贫济困回报社会作为企业家的义务和社会责任。

我一直关注国家私募慈善基金立法的进程,并做好各项报批准备。2004年6月,国家出台了私募基金法,当年7月,叶康松慈善基金会就获批成立。因是国内第一家,新华社很快发了消息。

我捐献200万元人民币的首笔基金,数额不大,但我坚持“不求回报,但求永远”的理念,要作为终身事业永远做下去。几年来,我们相继推出 “百名特困孤儿健康成长跟踪救助活动”“聚民族情·圆学子梦”工程等特色慈善项目。在2006年的浙江省首届慈善大会上,我们针对特困孤儿跟踪救助的慈善活动获得“首届慈善项目奖”。

2016年底,我再捐400万元,设立“树人计划”专项基金,资助永嘉县100名贫困初中生,用10年时间帮助他们完成大学学业。

到目前为止,我为家乡慈善和公益事业捐款已达1300多万元。我觉得做这些很有价值和意义,许多我所敬重的人也是这样评价的。2005年10月,我的传记《温州之子——叶康松》首发时,老市长卢声亮在会上说:叶康松在温州并不是最有钱的,但他是最乐于做公益的企业家……

安享晚年

百城千景走世界

改革开放40年,风云激荡。为追求人生梦想,在家庭与事业、眼前与未来、个人与组织间,每个人都曾经历过种种选择、挑战和诱惑。回首往事,我感慨万端。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们的国家没有今天。个人的命运也是如此,改革开放开启了我人生新天地。我能走到今天,体会最深的就是:人生一定要有信仰、有追求,要把握时机,敢拼搏!

我的一子一女都已成家,几年前我就已把事业交付子女接班。今天,我自己只做两件事:一是专心做慈善,二是与妻子一起走遍中国、周游世界,实现我的“百城千景走中国”与“百城千景走世界”计划。对我而言,这些深度游其实是读书学习、重温历史。

我很庆幸,改革开放40年,我无愧于这个伟大时代,无愧于我的父母妻儿,无愧于信赖支持我的各级领导,无愧于生我养我的温州。我相信,只要坚持改革开放这条路走下去,我们国家、我们温州,一定会越来越好!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