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温州“乐清全民公益快找人”负责人对话本报记者,讲述寻找乐清“失踪”男孩的故事和“启示”

2018/12/07 00:32 来源:温州晚报 编辑:杨凡 浏览:12158

“乐清全民公益快找人”负责人郑佰洪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警方出动警犬搜寻
志愿者在河边搜寻

从11月30日到12月5日,乐清男孩小豪“失踪”牵动着温州人,甚至全国爱心人士的心。

尽管这是一场男孩母亲“导演”的“闹剧”,但这背后多支救援队“海陆空”反复搜寻,乃至市民自发寻找,让所有人感受到了温州这座城市的大爱和善良。

昨天,记者与这次参加搜寻的救援队代表、乐清全民公益快找人工作室负责人郑佰洪面对面,听他讲述搜寻故事和心路历程。他说:“不要说被欺骗,如果没有救援志愿者的搜寻,没有网友的转发,就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力量,孩子也不会这么快被找到。生命不容懈怠,我们不改爱心和善良。”□晚报记者 周蓓蓓/文 张啸龙/摄

“同一个地点,搜寻过一遍又一遍”

记者:从之前的采访中我们得知,小豪“走失”后,乐清全民公益快找人工作室第一时间并全程参与搜寻工作。能跟我们说说整个搜寻过程吗?

郑佰洪:乐清全民公益快找人工作室是专门做寻人公益的,全程参与了男孩小豪的搜索。11月30日,也就是孩子走失那天,孩子的家属向我们求助。以我们的经验,孩子走失一般过两天都能找到,可能会出现在家附近。我们先安抚家属,让他们先在家附近找找。

随后,我们给小豪做了一张寻人启事的图,发到朋友圈和志愿者微信群,号召志愿者寻找。几名虹桥的志愿者跟进了此事,联系了小豪家长,和家属一起在孩子走失的地点附近、家附近搜寻。

记者:但结果并没有像你们所想的,没有找到孩子。

郑佰洪:对的,在12月1日、2日两天,我们都没有找到孩子,也没有收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大家都慌了。浙江省雄鹰应急救援服务中心、乐清龙之野救援队、乐清三角洲救援服务中心等多支救援队也加入了搜寻,到虹桥周边河道、网吧、公园等一切可疑地点去找,反复寻找,尤其是孩子最后消失的地点边上的那条河,救援队还用上了潜水装备下河搜寻。

因为每支救援队的搜寻方式不同,搜寻过一遍并不能完全保证无遗漏。所以对于最可疑的几个地点,同一个地点,不同的救援队搜寻过一遍又一遍,生怕漏掉重要线索。

12月3日、4日,台州红豹救援队和永康先锋救援队也先后从外地赶来帮忙。

“市民自发搜寻一些路段后,拍视频发我”

记者:参与搜寻的共有多少人,大家怎么分配搜寻任务?

郑佰洪:现在回看整个搜寻过程,我认为搜寻的志愿者有上千人。因为整个温州都在关心这件事,乐清的很多市民自发加入了这次的搜寻。

真的是全民公益找人。据我所知,有市民在走路、跑步,会特地沿路查看垃圾堆、巷子角落等,看看有没有孩子的身影。有市民为了找孩子,回家还特地绕路寻找,多走一些路。还有市民自发搜寻一些路段,拍视频发给我,表示这些路段找过了。

救援队志愿者也是分批寻找,因为大家有自己的工作,一般在空余时间,甚至是凌晨参与搜寻。根据之前搜寻的情况和最新的线索,分组展开搜寻。乐清全民公益快找人的一部分志愿者更多时间在接收、分辨线索,有人通过微信或电话告诉我们曾在哪里看见过孩子,我们就会马上出发去现场寻找。

还有,除了警方出动大量警力带警犬搜寻外,孩子所在学校不少老师也自发外出寻找,有的老师还因连日寻找过度劳累生病,只好在家休息。

“50万重金寻子视频一发出,电话被打爆”

记者:很多人会打电话提供线索?

郑佰洪:搜寻前期,一天大概有二三十个电话,大家会提供一些线索,我们就捡可信度强的记下来。但到了12月4日,小豪爸爸的“50万重金寻子”的视频一出,视频里他拿的寻人启事板上留的是我的电话,我电话马上就被打爆了,来询问“这事真的吗?”“孩子找到了吗”。电话在24小时内一直没有断过,我凌晨都在接电话,这次是快找人成立三年来,来电最频繁的一次,但基本上是外地电话,因为本地市民能及时从当地媒体了解到孩子的情况。本来手机的最近通话记录可以保存近一个月的号码,当天就只能保存几小时的号码。

“看到警方通报傻眼了,要怎么向这么多人交代”

记者:“50万重金寻子”的视频发出当天,就有网传消息“孩子找到了”,次日凌晨警方通报说“‘失联’事件是该男孩的某家属故意制造的虚假警情”,当时什么心情?

郑佰洪:我是4日晚上10时许听到消息的,一些知情的志愿者说,孩子是在老家被找到的。第一反应肯定是高兴,非常高兴,但是还不敢确定,也在等警方的权威公布。我打给家属询问,家属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过了一两个小时,网传是孩子舅舅带走了孩子,仍不能确定孩子是否找到。我又打给家属,问“是不是孩子舅舅带走了孩子”,家属说“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他们说也没有看到孩子。

后来看到警方通报内容,我们傻眼了。我当时想,我要怎么向这么多人交代,这么多人要怎么理解这事。因为外面传的都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已经做好了被人骂的准备。

“小豪爸爸已经关机,我不能关机”

记者:后来有人打电话来骂吗?

郑佰洪:很多,他们都把我当成小豪爸爸,说我骗人,说我利用大众的善良。所以我每个电话一接起来就先表明自己的身份,向来电的人解释,大家都表示理解和支持。也有人打电话过来关心孩子找到了没,我把大概情况跟好心人说清楚。

小豪爸爸已经关机了,我不能关机,我要再关机,大家会更加生气,感受到被欺骗。

现在想想,虽然我被骂了,但还能为家属承担点压力,也是好的。而且有人打电话来骂,说明这事有人关注,也是好事。

更令人感动的是,有人打电话来问孩子的情况,我可以听得出电话那头围着很多人,接电话的人听到我说“孩子找到了”,就把话传给身边围着的人,电话那头就会传来很多人欢呼的声音。能打这个电话都是热心人士。

“生命不容懈怠,我们依然不改爱心和善良”

记者:会担心这件事对社会对寻人公益造成的影响吗?

郑佰洪:有的志愿者这两天很消沉,觉得自己被忽悠,浪费了大量的精力,有点生气。我想说,其实不要说被欺骗,我们只是想要找到人,不管孩子“失踪”出于什么原因,就算是他妈妈把他藏起来,孩子不一定没有危险。如果没有救援志愿者的搜寻,没有网友的转发,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就不会这么快找到孩子。

而且我觉得我们没有浪费功夫,这件事事关孩子的生命。生命不容懈怠,我们依然不改爱心和善良。通过这件事,我们也看到了这个社会不缺爱心,做好事的人也很多。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