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

不负春光 勇敢追梦 ——六名师生的新春教育心愿

2019/02/11 09:0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2835

 伴随着春天的脚步,我们又开启了一段新的追梦旅程。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过去的一年,每个人都在为梦想努力。那些平常的日子,有时开怀大笑,有时咬牙坚持,有时委屈难过,但始终心怀希望,不言放弃——正因为每个人的努力,温州教育汇聚起腾飞的磅礴力量,实现跨越式发展。新春时节,本版走访6名师生,聆听他们的新春期望。他们中有重点学校的名校长,有温州金牌数学竞赛导师,有默默坚守农村的一线教师,有面临中考的新温州人子女,还有即将成年的高三学子等。他们的新春愿望各不相同,却都传递着鲜明的时代旋律:奋斗。

迎着新一年的春光,聚焦这6名师生的新年心愿,心愿就像一束炽热的光,照亮着前行的路,新的一年,愿每个人心中有光,为梦想继续努力前行。 ——编者

他是有理想有担当的名校长 用大爱书写精彩教育

瑞安中学校长 陈良明

“伊洛微言持敬始,永嘉前辈读书多。”

这副撰刻在南雁会文书院台门上的名联,是晚清大儒孙衣言对为地方教育文化作出卓越贡献的乡贤的尊崇和感恩,也是对我们后人的深厚期许。

新时代新形势,对教育发展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全国教育大会上的讲话指出,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石,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德政工程。

“位卑未敢忘忧国”,教师就像一个小小的园丁,我们的工作左右不了国家发展的大局,但我们的努力可以改变一个孩子一生的命运。今天,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们要以敬畏之心来对待教师这份神圣的职业,明白自己肩负的使命和担当,自觉用“有理想信念、道德情操、扎实学识、仁爱之心”的新时代四有教师标准要求自己,不忘本来,面向未来,为国家培养更多的栋梁之才,用自己的大爱情怀去创造教育的精彩。

有人说,教育是最大的民生工程,教育是最宝贵的投资软环境,教育也是最核心的区域竞争力。我期待我们所有教育界的同仁携手努力,开拓创新,以时不待我的精神,努力办好温州老百姓满意的教育,我们更要决心去办让温州的老百姓感到自豪的教育,树立温州教育的自信,让温州教育从追兵变成标兵,为打造浙江教育“铁三角”,推动温州更快更好的发展贡献我们教育工作者的智慧与力量。

 

回首2018,作为瑞中校长,我很骄傲。这一年,学校2018届所有毕业生喜圆大学梦,其中有626人冲上一段线,一段人数首次突破600人大关,上线率接近90%,150多位瑞中学子进入清华等全国一流大学,被浙大录取73人,排名全省第九。这一年,我还有幸参加第一届“瓯越情”教育基金颁奖大会,并作为特殊贡献奖获奖者发表感言。那一场颁奖不仅是对与会各位获奖者的肯定,更是对全市十几万教师辛勤工作的一种鼓励。2019年,注定将是不平凡的一年,作为一名中学老师和校长,我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责任。这种责任来自于教育在民族振兴和国际竞争中的特殊重要性,来自于当今社会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迫切需求,来自于每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对孩子成才的渴望。 卓扬 整理

他是去年马云乡村教师奖获得者 在山区做教育并不孤独

瑞安市高楼镇枫岭学校教师 杨帆

曾经的我也是个留守儿童,所以冥冥中与山里的孩子已有某种链接。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温州工作,起初考上编制被分配到山区工作的时候,心理还有着不小的落差,遥远的路途、简陋的校舍,一度萌生了要辞职的想法。

“如果老师们都想着去城里,那乡下的孩子该怎么办呢?”枫岭学校原校长戴晓佳的这句话触动了我。是啊!山区的孩子更多的是留守儿童,他们比城里的孩子更需要我们的关爱和付出!于是,我决定留下来,留在这绿水青山环抱的枫岭学校,与孩子们一起去发现大自然的美,去探究脚下每一寸滋养着我们生长的土地。

获得马云乡村教师奖,使我有机会接触到更多优秀的老师。这次三亚行除了颁奖外,还安排了好几场培训,有世界500强人力资源部的邵琦老师给我们做培训,她从人力资源的角度带我们看教育应该培养孩子的哪些能力,很新鲜!还有南京行知小学的校长杨瑞清,从晓庄师范学院毕业后放弃留在城市的机会,志愿到偏僻的乡村小学任教,一干就是30多年,把一所乡村小学校推向全国。他的坚守让我佩服,也让我意识到在山区做教育,并不孤独。

在山区的这几年,我变化很大。与孩子们一起背诵经典,使我的内心慢慢安静下来,开始思考未来想做的事。加之留守儿童的经历,使我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也许我的使命就是陪伴这些孩子。这次获得马云乡村教师奖,我深知这一切来源于孩子,与其说是我在教他们,不如说是孩子们在教我,是他们让我那颗浮躁的内心慢慢安静,让我在自然的环境中被滋养着,让我看见未来要走的路。

2019年,我还要不断地学习,学习新的教育理念,学习儿童游戏,学习心理学,发掘当地特色,帮助这些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为他们的幸福人生打下一点点基础。愿每个孩子,都能因为教育过上幸福的生活。

舒畅 整理

她是马上奔赴澳洲留学的高三学生 远行是送给自己的成年礼

澳洲国立大学心理学专业新生 苏末末

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样,留学这个决定我下的其实非常草率。无关未来,无关抉择,最初的我只是为了逃避高考。

于是我就这样逃到了上海。上海就像是在铜镜前描红唇的美人,凛然又高高在上。可是美人确实教会了我许多除了梦想和远方之外的事情,比如家里的经济支持不是无穷无尽的,再比如不是所有人都友好而亲切的。在各种悲喜交加之间,我在上海放下了自己不切实际的梦想,渐渐地走向成年人的世界。

我曾一度十分讨厌“成年人”这个词汇,我总觉得它代表着市侩和圆滑。但我现在明白了,“成年人”其实意味着责任和妥协。临近18岁,我渐渐地学会了为自己的决定负责,留学不应当是为了逃避。在我的同学们还在头晕眼花地计算学考选考的分数,为了试卷的难度而怨声载道时,我可以去阅读,去旅游,甚至去实习,去积累经验,去了解这个我自以为懂得但实际一无所知的世界。

了解得越多就越能发现自己的无知,我很喜欢这句话,这意味着我们追寻的脚步可以永远继续下去。还有最后十五天,我就要为我在中国的学生生活画上句号了,回望我过去的17年,说不上完美,但也可以称得上一句有始有终,不为自己做的选择后悔,也不为未走过的岔路而遗憾,我终究是一步一脚印地走过来了。

选择心理学这个专业也是我在2018年做的重大决定之一。最初的原因是爸爸无法理解心理学为什么可以作为一门严肃的科学存在,他一直觉得这是读心之类的玄学。正因为有这样的误解存在,很多心理上的疾病都无法得到人们的重视。于是,这种误解让我萌生了一种使命感,让我觉得我可以去修正,去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让更多应当被理解的人得到帮助,让他们明白生活虽然有时不太友好,但仍有可爱之处。

 

未来会怎样谁都无法保证,我们人生的有趣之处也在于此。马上要奔赴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和生活环境,心中难免忐忑。不过,比起和千万人去挤独木桥,我还是更喜欢这种形式的挑战。18岁的独自远行,我很期待。

她是面临高考的高三学生 以新姿态主动适应新生活

温州市第二外国语学校高三学生 潘颖颖

凛冬转暖,塔尖仍凝结于最高点。

时节呼啸着变迁,过去的一年凝结着太多的忙碌与不安。

是哪一天清晨,你夺步奔出寝室,刚好六点十分?是哪一顿饭后,你咬牙走回教室,翻到这天的作业?是哪一个数字,让你恒久注视、为之笑泪,是排名还是分数线?是哪一条跑道,深夜臣服于你脚下,陪你奔走完夜跑的春夏秋冬?

高三的生活好累,好难。可你拿它没办法。日复一日的笔耕与用脑,让人埋怨高三生活之单调。单调中还有叹息:梦里的学府、职业与人看似是终点,却越来越像平行线;你的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胃里偶尔翻江倒海、双腿偶尔失去力气。

当然,叹息的,还有那些遥远的曾同行的人,或者再也不会见到的亲人们。梦里起伏万千,其实是有千万个他们啊。

原来,这才是人们口中“高三的姿态”吗?实践的日子,是有点漫长啊。“人间不值得”,人间逼得你狼狈不堪、支离破碎:每天,都要面对完不成的计划、没计划的恐惧、时势的剧变,可你正在其中磨练身心;每天,都因为深度学习倍感疲惫,可你正在其中守着暗梦。这条路没那么可怕,但你总是对自己不够满意。这一刻,你再也不想成为别人口中那些发光的或坠落的名字,只想安静地做着你自己。这,或许就是生活本身。它是理想主义的打压者,用最寂静、干涩的石子铺成一条通往塔尖的暗道,就藏身于重重城堡深处。

一步步前行,有时好想放声大哭。然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每一次无聊迷惘、绝望无助的大破过后,你对生活和命运本质的认识就深化一分,又能以新姿态主动适应你新认识的生活。对,这是个大破大立的年纪,十八岁。有目标,就坚定地前行吧。无法触碰到那堵黄色石墙,暗道中也有它慢慢靠近的塔影;无法站到上面俯瞰历经的一切,举首仰望也足够虔诚心安。

既然如此,活得苦不苦,就没什么关系。

活得认不认真,便十分要紧。

希望你,在累中汲取远见,在深度前行中不忘初心。踏踏实实地做好眼前的这些。《老子》有言: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

这一刻,你重拾骄傲。

 

愿我们,笔行纸上一如使剑,暗道沉潜凝视塔尖。

他是温州数学竞赛的“金牌教练” 传承“数学家之乡” 的优良基因

温州中学数学竞赛教师 邵达

我喜爱数学,从小学到中学甚至到大学,数学竞赛陪我走过了整个学生时代。而我也一直有一个梦想,希望能够站在数学竞赛最高奖的领奖台上。但是遗憾的是,学生时代的梦想并没有实现。大学毕业后,因为内心挥之不去的情怀,我选择回到母校温州中学任教,用另一种方式延续我的数学竞赛梦。

学竞赛是辛苦的,教竞赛同样辛苦。竞赛教练们没有寒暑假,没有节假日,有的是做不完的题,看不完的题,啃不完的题,还有啃不动的题。而对于每一个问题,我们不仅要做出来,看明白,还要把核心本质想清楚,才能给学生讲深讲透。于是一个问题需要花很多的时间琢磨思考,经常需要寻找很多的资料。平常一个下午的竞赛课常常要花去我一两天的时间来准备,所以晚上加班也就成了常态。以致于儿子常常抱怨爸爸去哪儿了。我的爱人曾经问我:“你又不是带第一届学生,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多时间备课?”我只能苦笑。要知道竞赛虽有大纲,但是每年的竞赛题总是推陈出新,不断有新的定理、方法被提起。于是,我们也只能跟着不停地学习,一本又一本书去看、去啃,不断增加自己的知识储备。

面对竞赛教练工作的苦、累。说实话我也曾退缩过,甚至想过放弃。但我最终坚持下来了,一方面是因为学校领导对我的器重和鼓励,另一方面我认为我的学生选择了我,跟我学数学竞赛,那么我就不能辜负了他们的期望,不能毁了他们的数学竞赛梦。有同事善意地调侃我,说我有“情怀”。他说得对,这年头没有点“情怀”,做不好竞赛。对竞赛,我确实有“情怀”,这份情怀来自温州市数学家摇篮的传承,这份情怀来自温州中学从上到下的期盼,这份情怀来自深藏在我心中的学生时代的梦。2018年7月12日下午5点,我不会忘却的日子,我的学生欧阳泽轩摘得第59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将这份梦想变成了现实。那时,我深深地体会到了马云的那句话,“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2018年,我十分有幸成为2018年“瓯越情”教育基金特殊贡献奖获得者。2019年,我会一如既往心怀对数学竞赛的无限情怀,秉承温州的数学文化,努力将更多学生的梦想变成现实,发扬温州数学家摇篮的光荣传承。 卓扬 整理

她是新温州人子女 为理想学校而努力

温州市第三十九中学初三学生 郑荧

很小的时候,我就跟随父母来到温州,至今已有十三年了。历经幼稚园的懵懂,小学的浅知,如今,我已是一名九年级的学生。

作为一名新温州人,作为一名学生,我在温州找到了“安身之所”——温州市第三十九中学。在这里,我感受到“大爱·感恩·责任”校训下,每一名三十九中人身上所烙印的品质。亲切的老师、可爱的同学、温暖的校风,让我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在九年级的这半年里,学习氛围越来越紧张,每天学习到深夜是常见的事。和理想的学校靠得越近,内心的忐忑也会越多。沉重的压力,有时也会让我喘不过气,因此我有过失误。但失误过后,通过与老师谈谈心里话来化解内心的不安;母亲的陪伴、同学的鼓励都给予我坚持的勇气,紧接着就是一次超常发挥。渐渐地,便懂得压力有时也是动力,适当的压力会让你有所进步。看起来“枯燥单调”的学习生活,其实藏着许多乐趣。历经“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学习,你会看见“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明朗。我一直相信,努力与收获是成正比的。以奋发向上的心面对生活,终会使你在人生之路上,乘风破浪!

辞旧迎新,2019年已不知不觉来到我们身边。说起新年,我喜欢与朋友一起玩鞭炮、赏烟花的时刻,那份绚烂,照在快乐的脸上,照进纯真的心里;我喜欢看路上、村里各式各样的龙灯。在那时候,一家人总爱趴在阳台上,谈论龙灯上活灵活现的小人儿。我爱新年,因为每个人的眼里都映着光——那份对未来期盼的光。

2019年已经将梦想撒入每座城市、每个人的心里。

 

2019年,是一些人的人生转折点,我便是其中之一。带着一份感同身受,我祝愿每一位同学,都能在人生的新征程上扬帆起航。愿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不惧前方,在新的一年做最好的自己!做更好的自己! 舒畅 整理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