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华人家族的生命之歌

2019/05/15 07:27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2089

《彼岸》 鲁娃 著 作家出版社

最近,作家出版社出版女作家鲁娃的长篇小说《彼岸》,引起读书界的关注。鲁娃为温籍旅法华人,长期从事写作。

小说《彼岸》以作者笔力老到的文字和现代新颖的构思描写了一对羊脂玉龙凤枕,秘藏了蒙古王族惊心动魄的百年流亡史。两幅极品古画,见证北京文革与巴黎学潮的非理性狂飙。

小说中的人物查理为草原部族的后裔,蒙古土尔扈特族的末代王爷,终其一生依然相信,先祖巴木巴尔就是一只羽化的鹰,衔玉而来是他神圣的天职。

温州籍收藏家林一舟走进巴黎圣·日耳曼的那间公寓,赫然发现眼前竟是一座中国古玩陈列馆,里面琳琅满目明代黄花梨木器,南北朝古画等绝品。更让他触目惊心的是那只能与龙枕合璧的羊脂玉凤枕。二十年前的孽缘被重新勾起……一念之差犯下的错,只能行漫漫长路来艰难救赎。

曾在北京大学留学,娴熟汉语的夏洛蒂以她法国人的姿态走出来,一生的美好和伤痛尽在华裔纠葛中。她的初恋给了情人查理,第一任丈夫却是巴黎经营中餐业的夏家小开。中法混血的吕伽,直至病老都在质疑自己沾满铜臭的出生之谜。隐秘就藏在那只丝绒小袋,袋里四根金条,是他得以来到人世间的交易品。为此他自虐,并嫁祸于周遭的所有人,包括并不爱他,却试图以母爱拯救他的妻子。而第二任丈夫,则是兜兜转转二十年,再次拥她入怀的前情人查理。真爱如泣如诉,结局却是她陪护他走向安乐死。她的爱没有回眸,只把一个覆灭王族的秘密与遗愿留下来。

林一舟为什么要苦苦找寻这对龙凤玉枕的下落?谁又会成为国宝失而复得的最后收藏者?法国女人夏洛蒂的彼岸究竟在哪里?她抵达了吗?

故事情节曲折,人物形象鲜明的《彼岸》,创作历时四年,为作者呕心沥血之力作。

——编者

鲁娃

多年来,我一直提着鞋走在异域的河岸上。之所以小心翼翼,是怕湿了鞋,再也回不去那片故土。尽管这边风和日丽,岁月静好,却总有雾里看花的朦胧,好也是隔靴搔痒的好。后来发现并不尽然。那边亦是疏离陌生,纵使蹚进一只赤裸的脚,也无立足的方寸之垄。远眺近看都是深不见底的一汪水,没有水性岂敢弄潮。

只好佯装隔岸观火,王顾左右而言他。表情不尴不尬,内里忐忑不安。

直到那天,在满屋子古画、古玩、黄花梨木飘香的巴黎左岸,邂逅了《彼岸》中那位法国女人“夏洛蒂”,还有她述说中的两个家族的命运遭际,才恍然,我对此在与彼岸的想象是多么一厢情愿。既然当初背转了身,那原是休戚相关的一切,便注定渐行渐远,一去不复返。这不仅是他们的隐痛,也是我的隐痛。“夏洛蒂”是对的,她说心的颠沛流离,是所有浪迹天涯者终其一生的宿命。一番话看似浅显而顺理成章,却有深刻的悲哀。

于是,我有了刨根究底的冲动,有了书写的愿望。关于故事本身,关于命运,关于漂泊、寻找、认同、救赎,也关于这一族群殊途同归的迷惘与伤痛。

但我无从下手,找不到切入点。没有坐标没有经纬度的书写,是撑不起哪怕简陋粗鄙的一座草房的。迷茫再三,终于在不经意间找到一截线头,不是坐标,却终能丝丝缕缕抽出一些东西来了。精神家园既已失守,何不以苦难奠基,风骨作椽,重建心灵制高点?

我试图用 “夏洛蒂”的眼睛,来窥探和检索查理、吕伽、林一舟以及游走于异乡的中国族群的百年流亡史,看看能否从中打捞出迥然不同的情境与意象。我还奢望以人为经,以事为纬,让人性在故事发展里层层剥笋。遗憾的是,三个与她交集的男人,三个不同阶层的家族,三条纵横交错的主线……纵惯历史,横跨时空,太庞大,太深邃,让我的笔力捉襟见肘,结论却终究模糊。哪怕有过这样那样太多的纠缠,一个异族女人的观望与审视,同样难以摆脱隔靴搔痒的悲悯而鞭辟入里。更何况,事实本身从来都是悬而未决的难题。

诸如此类的书写,不亚于踽踽独行的又一次历险。历时三年有余,几番推倒重来,先是四十万字,后又删删减减瘦身到三十万。在盛行碎片阅读的当下,已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长篇累牍。虽心力交瘁,却始终未能抵达彼岸。

好在,哪怕只呈现出简单粗略的一个过程,也是对自己,对活着和死去的“夏洛蒂”、“查理”等做出诚意的交代。一个诘问,一次思辨,一件事情,只要问了,想了,做了,不管是否达到预期目标,总会让板结于胸的困惑放下一二,总比什么都不做、什么都没有多出几分意义,哪怕微不足道。

希望读者能在《彼岸》里与我的“他们”有会意的邂逅,然后深情回眸。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