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陈子胄:每一根“流痕”都是岁月的证人

2019/06/12 07:48 来源:温州商报 编辑:杨凡 浏览:1577

 
 
 
由艺家藏品、金艺社、澄·旬艺术主办的“花间随笔——陈子胄绘画作品展”在乐清市良港东路425号展出,展览时间至6月15日。

油画并非中国本土绘画形式。自十九世纪传入中国到现如今,油画的发展无论从技术还是理论上都已完备。但在西方深厚的写实传统和现代主义样式面前,中国的油画举步维艰。同时,国画深陷于传统桎梏与个人风格的困顿中难以摆脱,因此,如何将油画融入中国本土文化发展中,如何将国画当代化,这些课题经历了几代艺术家的深思与实验,艺术家陈子胄也不例外。

陈子胄,1970年出生于温州,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工作于浙江美术馆,国家二级美术师、浙江省151人才工程人选,浙江高级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委员会专家。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当代油画院副院长,浙江人类与自然画院副院长,浙江省油画家协会副秘书长,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常务理事。

画有胆量,色显性情

初识陈子胄是在杭州第二届国际水墨博览会上。“画画有胆量,色彩显性情”,这是对其绘画作品的第一印象。当时展位展出的作品都是他的彩墨系列,有三十几幅。一反传统彩墨的轻盈稀薄,陈子胄悠然自得于彩与墨在宣纸上的戏弄,以墨色铺底,厚涂覆盖,色彩艳丽却不失厚重。

这种新颖的画法让我一时间“进退维谷”。一方面,我在他的彩墨作品里看到了油画的思维模式和观察方法,这种独特的文化结合让人耳目一新;另一方面,我又困惑于彩墨作品中突显出来的浓郁厚实的“油画味”是否有“鲁莽”之嫌。然而这种疑虑无疑是多余的,展位里络绎不绝的观众直接否定了我的假想。之后也得知,他的彩墨作品通过展览展出和媒体播出后好评如潮。

陈子胄本来是画油画的,开始彩墨创作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

“2014年浙江与台湾要做一个书画交流展,我也被邀请参展。但展览的要求是绘画的材料必须使用纸本。我一直想尝试国画,于是硬着头皮画了几张。国画的老路不想走,我就以写生入手。自己也挺喜欢,于是就坚持画下去了。”

花摆在桌上,试图抹去过往的认知,陈子胄用自己的笔触将它“赤裸裸”地表现在画面上。运用国画的材料,却以油画的观察方式和绘画结构去重塑物象,这是陈子胄的独到之处。

“从这之后我领悟到,材料媒介其实也不重要,能不能表达出你要体现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

不临摹古人,不研习他风,陈子胄在国画的道路上不断尝试和实验。

“两三张宣纸一起压着画,色彩会渗透到垫在下面的几张宣纸上,掀开来,每张宣纸上的肌理效果不尽相同,这种自然而然形成的水墨痕迹,不是笔墨能够直接画出来的。再根据画面去塑造形象,这种偶发性产生的效果带来出乎意料的惊喜。”

流痕于形,迹象于心

走进陈子胄画室的第一眼就惊诧于摆在面前的大幅《船坞》油画。色块的差异和精细的线条构成科幻式的船体,油画的流痕从上到下,将时间的轨迹凝固在画面之上,它特殊的偶然肌理,给整个画面带来一种锈迹斑斑、岁月蹉跎的历史感。

今天,“油画流痕”成为陈子胄标志性的绘画语言,但流痕技巧的产生,却是他偶然间的发现。

“我是温州乐清人,乐清在海边。十多年前乐清有很多的造船厂,我觉得钢铁造船的场景可以作为大幅作品去创作,于是常常去采风。2007年的某天,我把画放在工作室后急匆匆地去吃饭,回来时发现未干的颜料从画面上流下来,产生一种自然侵蚀、锈迹斑斑的效果,与《船坞》的主题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所以我就把它保留下来。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把‘流痕’作为油画技巧研究性地运用起来。”

油画和国画经历漫长的历史岁月已经具有了极为丰富的样式和流派,技法不可胜记,观念层出不穷。如何找到合适的手段描绘现实之物,表达心中之想,传达时代之精神,对一个创作工作者来说尤为重要。

“关于油画流痕技法的认识和运用,几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水墨的渗透晕染是中国写意画中一个特殊的绘画技法,那么油画流痕是不是也可以作为一个特殊的油画技法去研究?当时网络还不太发达,我也没有发现其他人运用这种形式去创作,于是就开始系统性地研究和运用流痕的技法。”

油画流痕往往在绘画过程中被看做一种失误的痕迹,但在陈子胄看来,流痕不刻意去表现对象,摆脱了记事存形的功能,因此传递出一种抽离于具象的美感。颜料流淌所产生粗细、厚薄等偶然肌理通过叠加、组合和交融而传达出一种自然的精神。同时,每一根的流痕都是时间的证人,运动的象征和生命轨迹的录刻。

美国抽象大师杰克逊·波洛克以“滴画法”大胆尝试“行动绘画”,中国书法名家颜真卿以“屋漏痕”表现线条圆润浑厚、凝重沉着之美。今天,陈子胄凭“油画流痕”构建出属于自己的艺术通道。

“很少有人把‘油画流痕’当做纯粹的技法去创作。至少在国内,把它作为一种技法和观念去运用和拓展,是我所关注的。”

2013年,陈子胄将流痕运用在风景上,随后,人物、花卉上的拓展接踵而至。

顺其自然,随心而动

今天,我们把画画当做一门职业看待并无偏驳。然而陈子胄选择绘画,却是源自内心最本质的渴求和真诚。

“自人类文明诞生以来,各种绘画的传承经历了上千年,留给我们的余地已经很少了。我坚持绘画的原因也是因为骨子里对它的热爱。”

陈子胄原来是设计专业毕业,后供职于国家行政机关,并担任房地产监察大队队长。但因对绘画的赤诚之心,陈子胄又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学习,获得硕士文凭。因多次荣获国内各类奖项,被评为浙江省151人才。2009年浙江美术馆成立,作为人才引进,陈子胄最终“落户”杭州。

一个人从开始学画到成为大画家,他对绘画元素的敏感和运用是贯穿一辈子的,比如说画面的虚实主次、色彩的冷暖对比等。如何在有限的绘画元素中形成自己独特绘画风格,是艺术家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我认为作为一名画家他应该具有创作性和想象力,不能墨守成规,也不应该复制自己的作品。对我而言,能不能摆脱桎梏,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这是在创作过程中不断出现的瓶颈。这是一个抹去重来再抹去的过程,这样才能从量变到质变。”

丰子恺在《自然》中写道:只要是顺其自然的天性而动,都是美的姿态的所有者,都可以礼赞。凡高用生命去画画,我们能感受他画面里汹涌的激情;莫兰迪一辈子都在画瓶瓶罐罐,演绎了绘画史上的极致主题。在陈子胄看来,画画随心随性,得用感受去画,画心;而不是用技术去造,造空。

“一些画画不下去,我会先放一段时间。有一天,我会突然觉得‘这样处理一下就好了’。比如这幅画,最开始,画面上部的绿色线条是没有的。我总觉得很僵很死板。突然有一天,我觉得通过线条的构成,画面就会产生一种生机。在短短几分钟内,这幅画就彻底完成了。如今,这幅画已被省博物馆收藏。”

双栖于中西绘画的丛林,陈子胄双管齐下,左右逢源。艺道漫漫,画无止境,不忘初心,终成大器。

何梦真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