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谢庭循的人品与《国宝档案》商榷

2019/07/21 07:3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5041

《杏园雅集图》(局部)。

胡雄健

日前,笔者在网上看到央视《国宝档案》2013年11月播出的《走进镇江——杏园雅集图》,介绍了温籍明代著名宫廷画家谢环与他的名作《杏园雅集图》,可惜的是依后世传说,将传闻当史实,评价谢环“虽画品极高,但人品极差”“心胸狭窄,嫉贤妒能”,大失央视的水准。

明初内阁高官的评价

谢环(1377-1452),字庭循、廷循,以字行,永嘉鹤阳人。永乐三年(1405),因编撰《永乐大典》之需,经世交好友黄淮举荐,征辟到京。宣德二年(1426),入职于新恢复的宫廷画院,累迁锦衣卫千户。代宗景泰元年(1450),升授锦衣卫佥事,正四品衔,赐世袭,历五朝,善终于北京。其子谢俊、孙谢仲容相继承袭锦衣卫佥事一职(明《武职选簿》)。

谢庭循也是一位精通儒学和诗文修养的典型文人,多才多艺,精通诗文、书画、音律、古琴、围棋、典籍,并好收藏,“性嗜清玩,蓄之颇富”,交游极广。明代第一位内阁首辅黄淮对其评价是:“廷循与予居同里,少小相与聚处游乐,见其温和简重,意他日必为远大之器。”(《书梦吟堂集卷后》)开创了“仁宣之治”的五朝元老、内阁首辅杨士奇《翰墨林记》:“庭循素善余……清雅绝俗之士也。敬言行如处女,务义而有识。不慕荣,不干誉,家无余资而常充焉。有自足之意……所与交,皆贤士君子。”内阁胡俨也曾为之点赞:“永嘉谢环庭循,景仰先德,好学而有文,清修玉立,迥出流俗。”(《乐静斋记》)

《杏园雅集图》是谢庭循应杏园主人、内阁杨荣之邀,参加文官大臣们于正统二年(1437)三月初一举行的雅集活动,并以创新的群像式的写照方式,将这一真实的历史事件定格在绢本长卷上,成为古代文人雅集画的巅峰之作。1958年,《杏园雅集图》入藏镇江博物馆,属国家一级文物。

谢庭循“污名”的由来

央视《国宝档案》认为谢环“人品极差”“心胸狭窄,嫉贤妒能”,源于另一位宫廷画家戴进(1388~1462,字文进)献图、见谗及被斥画院的传说。明弘治十八年进士陆深的《俨山外集》卷五“春风堂随笔”记述了发生于宣德六年(1431)的一件传闻:“宣庙(朱瞻基) 喜绘事, 御制天纵, 一时待诏有谢廷循、倪瑞、石锐、李在皆有名。文进入京,众工妒之。一日在仁智殿呈画,文进以得意之笔上进,第一幅是秋江独钓图,画一红人垂钓于水次,画家惟红色最难著。文进独得古法入妙,宣庙阅之,廷循从旁奏曰:‘此画甚好,但恨鄙野耳。’宣庙扣之,(廷循)乃曰:‘大红是朝廷品官服色,却穿此去钓鱼,甚失大体。’宣庙颔之,遂挥去其余幅不视,故文进在京师颇窘迫。”此则笔记便是谢庭循被“污名” 的由来,后来的画史、画论多有引用。

谢庭循的人品,凡与之有过交往的历朝阁老都曾给予极高的赞誉。央视无视当朝信史,却信后世传说,罔加诋毁,委实不妥。明中期有关谢“嫉贤妒能”的传说,很可能是后世文人因不忿或嫉妒谢庭循作为一个儒流、画家,却当上了可世袭的锦衣卫武官有关,故在编排谢庭循“进谗”的明人笔记里,出现了好多个版本,闻风捕影,不足为凭。所以,头脑灵清的古人,对此是不屑一顾的。如清乾隆年间的孙承泽就在其《庚子消夏记》中质疑道:“此三家村中语也。宣庙善画,尝见御笔雪山图,一人衣绯,策杖入寺,此岂朝服耶?其不取文进,定有在也。”宣德皇帝自己都曾画过策杖入山寺的红衣人,岂能因戴进画了红衣人而恶之。何况宣宗本身就是丹青高手,绝不会因画面内容而将戴进赶出画院。即使真有谢庭循评画之事,那也是正常的艺术点评。

谢庭循为宣宗所重,不仅仅是因为谢的画品,更是谢的人品,这在杨士奇《恭题谢庭循所授御制诗卷后》中说得很清楚:“昔我宣宗皇帝万几之暇,讲论道徳之余,闲游艺书画。时非厚重端雅之士,不得给事左右。永嘉谢庭循独见爱重,恒侍燕闲。盖庭循清谨有文,毎承顾问,必以正对。”

谢庭循是黄淮举荐入京的,而戴进的进京,很可能也得力于黄淮的推荐。1427年,黄淮告老回温路过杭州,戴进曾专门来拜访。次年,翰林院侍讲学士、戴进的杭州老乡蒋骥从北京写信告诉黄淮,戴进已入宫廷,并请黄为戴在京的“竹雪书房”写序文,即《竹雪书房记》。与黄淮、谢庭循有深交的杨士奇也为戴进的竹雪书房写过诗。基于谢、戴二人有着共同的“恩公”,并都为杨士奇等高官所赏识,而且谢的职位也比戴进高的多,所以,从常理分析,谢也不至于“嫉妒”新来的同事和浙江老乡。历史上也没有二人交恶的记述,相反,却有谢、戴惺惺相惜,彼此欣赏的真实记录,如谢庭循就曾为戴进的《松石轩图卷》题跋:“开轩习隐翠微中,自与尘寰迥不同,洗钵涧泉分石漱,支筇岩壑听松风。有缘共结三生愿,无梦重思十八公,自是息心如止水,浮杯安肯渡江东。永嘉谢廷循。”

戴进离京之时,曾参与杏园雅集的礼部侍郎王直作《送戴文进归钱塘》诗相赠:“知君长忆西湖路,今日南还兴若何?……我欲相随寻旧迹,满头白发愧蹉跎”。王直为永乐二年进士(主考官是解缙和黄淮),与谢庭循差不多是同年入京之好友,交往密切。他对谢的评论是:“庭循通儒书,喜吟诗,端厚清慎,每退然自处,未尝以色骄人,而亦不妄与人接”(《翰墨林诗序》)。“其言行不愆于礼义,温然有君子之风”(《御赐谢庭循图书记》)。如果谢庭循真有“进谗”之事,王直岂能不知,又怎么会给戴进赠诗,岂有高官如此交友待人之道?

由此分析,《国宝档案》说谢“人品极差”“心胸狭窄、嫉贤妒能”太过武断,仅仅凭籍传说,就以讹传讹,对谢环大加贬低是错误的。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