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张爱玲千里追爱 来温州下榻何处

2019/07/22 07:06 来源:温州都市报 编辑:杨凡 浏览:2767

上世纪90年代的公园路露天照相馆 杨保民摄
这是上世纪40年代吾友美术摄影院门面 沙开胜提供

■方韶毅

七十多年前,张爱玲千里探夫,曾来温州住了二十多天。时过境迁,今天要傍名人借以宣传,从人文角度而言,似乎也无可厚非。但前有“温州三十六坊”微信公众号发文,认为张爱玲住在五马街新同华旅馆,近日公园路改造启动,有关部门的文案又说张爱玲为爱追到温州,住在公园路中山旅舍。到底张爱玲来温下榻何处?

张爱玲住在哪家旅馆?

张爱玲的这段经历,从已公开的材料来看,她自己的作品仅有《异乡记》涉及,但这本书结尾在丽水,未写到温州。张爱玲在温州的故事,基本出自胡兰成的《今生今世》,目前没有发现别家记录。胡兰成说,“爱玲住在公园旁的一家旅馆”“这旅馆后面原是个连接公园的小邱,有树有草。”很简略,没有提及商号。当时温州仅有中山公园,所以首先可以肯定旅馆在中山公园旁,小邱应指华盖山麓。公园路虽不过五六百米,但上世纪40年代这条路上的旅馆可能不止一家,张爱玲又住哪家?

线索不难找寻,在徐朔方(步奎)的回忆文章里。徐朔方与胡兰成曾同在温州中学教书,是夏承焘介绍他们相识的。胡兰成在《今生今世》多处言及徐朔方:“同事中我与徐步奎顶要好”“徐步奎心思干净,聪明清新,有点像张爱玲”“他谦逊喜气,却不殉人殉物,他的人如新荷新叶的不可挫揉。他且又生得美,一晚在校长室开校务会议,电灯下他与诸人一淘坐着,唯他齿白唇红,笑吟吟的像一条满开的花,我只顾看他,不禁想起小周”……迟至上世纪90年代初,往返海峡两岸进行文化交流的贡敏送给徐朔方一部《今生今世》,他读了才知道当年的张嘉仪就是胡兰成,写了一篇《回忆张爱玲的第一个丈夫》。就在这篇文章里,徐朔方提到:“胡兰成同张爱玲的感情很深,绝不是和他同居过的另外几个女人可比。他曾在《今生今世》中坦然承认,他爱范秀美可能有在亡命中利用她作为庇护的意思。胡兰成的假姓、籍贯都来自张爱玲。他同我几次提到张爱玲,只是没有说起她的姓名。他怕我知道这位小说家,其实我对她一无所知。他曾请我看了据张爱玲小说改编的电影《太太万岁》。他在书中也提到此事,但当时我粗心,没有察觉。他对我提及隐名的张爱玲时说是他的表妹。他同我常在温州街上散步,但是一走到中山公园附近,他就提议回头。公园门口的公园饭店正是张爱玲赶到温州找他时的下榻之所。”徐、胡关系非同一般,且徐朔方又是温州人的女婿,在温工作生活多年,熟悉温州,所以他说张爱玲住在公园饭店应是可信的。

公园饭店经营持续多久?

但查《温州商业志》旅馆业一节,并没有记载公园饭店,设于公园路的旅馆只提到公园勤记旅社,于1945年开设,规模较大、装饰富丽堂皇,还有翻译接待外国客人云云。而温州档案馆藏有一批民国时期温州同业工会档案,比如一份1943年4月填写的《永嘉县旅店商业同业公会会员名册》中就有公园饭店一栏,记录店主马素贞、43岁、祖籍苏州等信息,一份上世纪40年代的《永嘉县旅店业职业工会会员名册》也有公园饭店茶房许金池、蔡阿仕、陈煜榜等员工名字,又一份上世纪40年代的《永嘉县旅店同业公会职员名册》理事一栏有公园饭店童勤孚,另一份同年表格中童勤孚的所属商号则登记为公园勤记旅社,地址公园路十四号。这或可说明,公园饭店开办以后数易其主,一段时间可能与公园勤记旅社是一家,也可能是公园饭店经营不善后被勤记旅社接手。档案馆的这些材料太过庞杂,有待进一步查找梳理证实。然上述信息表明,公园饭店存在是无疑的。

1985年9月版《温州文史资料》第二辑有篇叶汉龙撰写的《温州三次沦陷见闻》,提及1941年温州第一次沦陷时,日寇撤退,政府机关返城,一时无处办公,就暂时借用公园饭店办公。这说明1941年前后公园饭店已营业。

在张爱玲来之前,有位叫陶冈的游客1943年初从上海出发一路到浙闽赣桂黔诸省旅游,写了篇《沪温行》连载于当年重庆《国风》杂志第二十二、二十三期,文中说他到温州住在公园饭店。

《温州商报》2005年8月28日曾刊出市民严国忠老人的回忆,说抗日战争胜利时,从洞头海岛上俘虏的二十余名日本兵被押送至公园饭店门口示众。

《温州侨乡报》(《温州都市报》前身)1996年5月17日发表杨秋渔撰文,1947年夏,温州报纸《地方新闻》刊登过一则几个美国兵在公园饭店嫖妓,查夜警察被殴打的新闻,而遭到恐吓。

检索《浙南日报》(即今《温州日报》),有关公园饭店的新闻也有几则。温州和平解放后,二十一军某部曾入驻公园饭店,听说饭店要恢复营业,士兵们把房间打扫干净。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温州城区工作委员会原在中山纪念堂办公,1949年8月迁到公园饭店三楼办公。同年11月1日,温州市美术工作者协会也从龙狮画室迁入公园饭店二楼。从这些信息看,公园饭店1949年尚在营业。

饭店具体位置在何处?

那么,公园饭店具体在哪个位置?叶汉龙、杨秋渔的文章都注明公园饭店位于昔日华盖山脚的露天照相馆。

露天照相馆的创办人黄国栋,原先只在中山公园设真面目照相摊拍照,游客稀少,生意惨淡。1935年冬天,温州下了几场大雪,找他在公园拍雪景照的人络绎不绝。这样,他的生意有了转机,露天照相馆的名声也起来了,人们反而忘记了原来的名字。据黄国栋女儿回忆,当时一位好心人主动以赊账的形式把“公园路三十六号”(可能是十六号)以十个银元卖给他,从此,露天照相馆有了店址,成为正式照相馆。

露天照相馆曾长期存在,公园饭店在哪里?这要从露天照相馆所在的这幢房子说起,乃一幢有七间店面、三层高的西式建筑。1935年至1936年间,露天照相馆只拥有一间店面而已。吾友照相馆等也开在这幢楼里。上世纪50年代初,陈垂平办的绘画会也设在这里的三楼。据张嘉壎的回忆文章,当时去绘画会学画,上楼须穿过照相馆的店面。这幢房子都变成露天照相馆的资产,是1956年公私合营以后的事。“露天”老员工余剑海曾回忆,本来只有一间店面,后来把旁边“吾友”等几家店面都并了过来,一下子就有了七间店面。公园饭店也应在这年前后停业。直到改革开放后,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露天照相馆的日子渐渐不如从前,乃至只保留了其中的两间店面,其余悉数出租。其中有间租给了露天音响店,有间租给天音音像店。这两间店,上世纪90年代我们经常光顾,尤其天音音像店是温州销售流行音乐磁带唱片的著名商家,流连忘返,记忆深刻。

我曾向温州摄影史研究者沙开胜请教露天照相馆的历史,他透露这幢房子与温州老摄影家孙毅家有些渊源。2017年8月23日,我特地去红景天九八老人公寓拜访孙毅先生。他说,露天照相馆这幢楼是父亲孙永康投资兴建的。他父亲是青田人,很早就去了法国做生意。父亲有兄弟三人,均出生在巴黎。舅舅林佰勋很有生意头脑,带着父亲赚了些钱。1937年回温,花了很多钱盖了这幢红砖大楼,七间三层,很气派。父亲在这里开五金店,经营不善,时逢战乱,难以为继。温州沦陷,逃难到青田,大楼转让,家道逐渐没落。抗战结束后,一家人回到城区。父亲1952年去世,享年58岁。

孙毅先生生于1935年,2018年12月1日去世。当时他已84岁高龄,想不起更多细节。如果这幢大楼建于1937年,那黄国栋买下店面的时间就应该后移了,其中矛盾之处都有待进一步考证核实。我曾向城建档案馆查询该建筑的有关文件,一时无果。

一次,我们几位朋友聊到张爱玲的温州踪迹。有人建议,如果张爱玲住过的旅馆还在,不妨在那里开设一家爱玲小筑咖啡馆。可惜露天照相馆2000年已被拆除辟为道路。这么漂亮的一幢楼只能留存于记忆,令人喟叹。无可奈何楼已去,爱玲小筑何处寻!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