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终于被发现

2019/08/04 07:45 来源:温州商报 编辑:杨凡 浏览:1788

这是一个小城青年寻找方向的故事。他身上有矛盾的一面。他起点高,自我期待也高,一直把“演技派”作为自己的目标:这条路走得不算顺利。

他演过很多角色,完成度都不错,被记住的却很少。他“不甘心”,但也不愿放弃。最终,一条他不曾选择的路,一部青春爱情剧——一次可能是他演艺史上被批演技差最多的戏,意外地,给了他流量、名声,和发展的机会。

李现被发现了。即使是最好的编剧,也很难编出这样的细节:他倚在电梯的角落,头抵着壁板微微右倾,前方身着黑色西装的两位保安把守着电梯入口,匆忙按着下行键,但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前一秒,他微微一笑。外面,人群中一阵骚动。网上,人群中一阵骚动,“啊啊啊太上头了”。

到处都是李现:外形硬朗,轮廓分明、骨量突出,一米八五的身高配上经过长期锻炼形成的八块腹肌——一句话,太帅了。姑娘们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发现了这个名字。

他红了:刚刚过去的7月,热搜榜上24小时挂着他的话题。微信指数、百度指数一路飙升。他的存在感甚至从线上渗透到线下——在商店,姑娘们在签字笔的草稿纸上都涂满了李现的名字,绿色、黑色、橙色,各种颜色:李现、李现、李现。

李现已经28岁。出道9年,对于一个想要成名的年轻人,这不是个很好的年纪。他起点高,自我期待也高,一直把“演技派”作为自己的目标,但这条路走得不算顺利:他演过很多角色,完成度都不错,被记住的却很少——谁还记得《万箭穿心》里演儿子那个人是谁呢?但他“不甘心”,也不愿放弃。最终,一条他不曾选择的路:一部青春爱情剧——一次可能是他演艺史上被批演技差最多的戏,意外地给了他流量、名声,和发展的机会。

不是没有过机会。两年前,李现曾小范围火过一次:在网剧《河神》里首次挑大梁,表现不俗,但片子没出圈,不久后又沉寂下来。

那时,他也没感觉到自己火了。整个过程就像是高高地举起,又轻轻地放下。——有记者问他:走红后心态有无变化?李现说:没觉得自己红,我才两百万粉丝。——现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的粉丝径直蹿到一千五百万以上,周粉丝活跃数接近百万。2019年第三十周,他是90后艺人活跃粉丝榜的第一名。

这回,他知道自己是真的火了。他在ins上的信息——否极泰来。四个字,喜悦几乎快要溢出来了。

梅峰最近一次见到李现,是几天前。李现回北电给电影《恋曲1980》配音——在这部戏里,李现是男主,跟春夏搭档。梅峰看到李现状态不错,穿一件白T,戴黑色鸭舌帽,还是嘻嘻哈哈的,很爱笑。

梅峰是这部电影的导演。他也是北电的老师、娄烨的“金牌编剧”。去年电影杀青后,梅峰就再也没有见过李现了,这次再见面,李现已经是“当红小生”了。他不感到意外,他还记得当初选男主角时的情景:第一次见面,聊了一阵,梅峰就决定“不看别人了”——电影讲的是80年代的青春,他希望找一个“不那么时尚、看起来质朴,同时又能演出成熟感”的男主,这些特质,李现身上是有的。他喜欢他身上的“斯文气”。

李现很珍惜这次机会。在跟梅峰见面前,他提前看了剧本。他告诉梅峰,他特别喜欢这个故事,对主人公很有认同感,他想演这个角色,想到晚上睡不着觉。这是他第一次担任院线电影的大男主。

再之前,他在演员表里排位最靠前的电影是荧幕首秀《万箭穿心》,作为主演之一,李现的起点很高:2010年,他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还在军训就被导演王竞选中,在剧中演颜丙燕和焦刚的儿子小宝——一个因为父亲早逝,变得对母亲充满怨恨、内敛话少的男孩。

口碑太好了。豆瓣评分:8.6。那时他还太年轻,第一次体会到了成名的感觉:他春风得意地回到了老家荆州,看望了老师,还在教室黑板上留下一排字——“高三(9)班李现同学到此一游”。他还去万达逛街,被很多人偶遇,有网友评论他“太能溜达了”,导致那段时间荆州年轻人的朋友圈被“偶遇李现”刷屏。

地方报纸特意报道了李现返乡的消息。作为“电影男演员”,李现成为母校荆州中学的优秀学生代表,每年招生季会和历届文科状元们一起被频繁提起,“《万箭穿心》小宝”成了他的新代号。

从中学开始,他就是“小城之光”一般的存在。他是荆州第一个考进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的学生,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地方电视台为他专门做了专题报道:李现在节目里表演了萨克斯。

那次成名的范围更像是只局限在家乡——谁还记得《万箭穿心》里演儿子那个人是谁呢?

长久以来,他都试图走文艺的道路:身边的人说,同行一起去酒吧,别人喝酒蹦迪,他跟人聊画展。他喜欢看书,喜欢三岛由纪夫、太宰治。喜欢看电影——有粉丝在飞机上遇见他,发现他正在看慢节奏的《聂隐娘》。采访时,他喜欢列举欣赏的小说家和导演的名字。就连在微博怼狗仔,他都要先引用一段《瓦尔登湖》里的话——“吹毛求疵的人即便在天堂也能挑出瑕疵,一个安心的人在哪都可以过自得其乐的生活。”

太文艺了。他有着几乎一切文艺青年的共同爱好:看书、看剧、练字、健身、摄影。看完一部电影,他会认真地写一段影评,网友笑称他简直是个“电影博主”。工作太辛苦,他奖励自己的是一台28mm定焦GR相机。爆红后,李现的ins被扒出,网友们发现,ins上的李现更活跃,更“伤春悲秋”,也更接近真实的心理状态。

他对文艺的喜好是不是受《万箭穿心》的启蒙?第一次总是印象深刻。至少在目前的报道里,他坦言过中学自己是个理科生,一个“不想读书”的人,经常逃课打篮球,对前途和喜好很模糊。

但现在,他想延续那种风格:顺着《万箭穿心》的路子走下去,高审美、高水准。有人问他目标是什么,他半开玩笑回答“成为金马影帝”,他的标杆是文艺片常客张震。

李现形容自己是“较劲”的人,较劲之处在于——“始终只想成为演技派男演员”。他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他接拍《恋曲1980》,向往文艺之心可见一斑。

这次大火之后,有记者约访李现,但大都被拒绝了。经纪团队希望,等电影出来后再接受访谈,这样更有内容——公司给李现的定位是“质感演员”,要走实力派路线。这跟李现的喜好一致。

那个很高的起点,使他有了一种混合着虚荣心的意难平:“我已经有豆瓣那么高分的《万箭穿心》出现在大家面前了,我人生已经拍过戏了,突然说不干了,那我干吗呀?”他在一次采访中说。

很快,他的职业生涯进入了“低谷”。有三年时间,他几乎没有戏拍。一度穷困潦倒,毕业时连房租都掏不起。他陷入迷惑:零零星星接到一些角色,还是在一些没有反响的剧里担任配角,豆瓣评分集中在四五分。有一两次交不出房租,他也想过放弃。

在一次采访中,李现说:“郭德纲老师说,人的成功,三分努力、六分运气,还有一分靠贵人扶持。我就算努力满了,有贵人扶持,才四分,还不及格。”——他没有谈到运气,也许在他内心深处,那就是他缺少的东西。

很长一段时间,他是小透明一样的存在。近期一次和杨紫接受采访,李现提到,其实自己大学一起与杨紫主持过节目,但杨紫大学期间并不记得他。

他不想放弃,在现实和理想之间,他做了折衷——他努力争取到《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角色,终于重新出现在人们面前,虽然是个配角。“拍完《万箭穿心》到大家再能看到我的作品《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中间有四五年的时间其实自己也经历了低谷期。”他自己也坦言。

2017年,他第一次作为主角出现在《河神》里,是一部网剧。一个文艺片荧幕演员去演网剧,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屈就,不过他谈到过自己当时也很喜欢这个剧本。《河神》小范围爆发,为他积累了第一批粉丝。

2018年,在杨紫的介绍下,他接演了这部爆红的偶像剧,这是他第二部担任男主角的电视剧,跟他历来的审美趣味大相径庭。但为了演好角色,他特地去补了韩剧《金秘书为何那样》,他习惯性地在阅片后将影片上传到社交网站,却引来粉丝的一片惊诧,这和一向推荐是枝裕和、维伦纽瓦的他风格不符。

也是在这部剧里,他首次收获了很多“演技差评”:刻板的皱眉、尴尬的哭戏、台词的逻辑重音,都引发了网友针对其演技的指责。人们拿出他两年前在《河神》中的演技来对比,当时他收获了不少“演技炸裂”的赞誉。

但却是这样一部李现不熟悉、被批演技差的戏,让他短时间内爆红,真正地走入大众视野。

他觉得自己是个没有天分的人,“所以我一直大量地看书、看电影、看剧。勤能补拙,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他自知不是那种让人一瞥惊鸿、一点就通的演员,所以努力地克制自己,规范自己,充实自己的短板。他把自己比喻成“阿尔法狗”,大量输入,得以提升改进。

杨天真在2017V影响力峰会上公开过一个数据,2017年365天里,李现有190天都在拍戏,宣传期25天,占了全年近60%。在数据里,没有“休息时间”这一项。

“我还没有风光过。”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现在他有了,用努力和坚持换来的。

来源:谷雨实验室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