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孙诒让有多少个名号?

2019/08/18 07:5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8967

温州教育史馆内纪念孙诒让的籀公祠,来自其号“籀庼”。
孙诒让题跋的扇面,落款“中容”。
清代画家山水图(局部),孙诒让题跋,落款“籀庼居士”,并有印章。 林晓克 收藏

日前,笔者在瑞安玉海楼参观一代大儒孙诒让的事迹,发现多处布展介绍孙诒让的名、字、号,都不统一,为此有心梳理一下,并解读其含义。

孙诒让之子孙延钊曾撰《孙衣言孙诒让父子年谱》记载:“诒让生于潘埭茂德里,赐名效洙,又名德涵。后正名诒让,字仲颂,一作中容,号籀庼居士,别署荀羕。”

关于效洙与德涵

古人的字与名有密切的联系,字常是名的解释或补充,二者互为表里。孙诒让祖上耕读传家,儒学根植,取名起字,引经据典。孙诒让作为清末朴学殿军,古文 字学大师,其名字自然古雅文化,其少名效洙,而其兄孙诒穀,少名荫洙,曾祖孙祖铎,号洙堂,似有承效祖先之意。另孔子曾在洙泗之间聚徒讲学,许有仿效孔子,成效儒师之义。小字德涵,应是有品德,有涵养的含义,另“德”字应是字行。

关于诒让

正名、谱名均为诒让。“诒”是孙家第29世的排行,有传给、赠与、给与的意思。《诗经·大雅·文王有声》有“诒厥孙谋,以燕翼子”之句,应是出处。“让”,礼让、谦让。《礼记·曲礼》:“是以君子恭敬、樽节、退让以明礼。”《左传·襄公十三年》:“让者,礼之主也。”历史上还有孔融让梨、让梨推枣的成语,比喻兄弟间手足情爱的故事,诒让有兄,取“让”字合礼。

关于仲容与中容

孙延钊编述《孙氏源流及家世》,称孙诒让“字仲容”。《孙衣言孙诒让父子年谱》中首记,孙诒让自记名字落款是在同治四年(1865)18岁时,其《白虎通校补》自序落款名字“孙某某仲容识”。诒让排行老二,古有伯仲叔季排行,“仲”字表示在兄弟排行老二,地位居中,故一字中容。因小字德涵,“容”字应为宽容、包容之意。

关于仲颂

光绪三十三年(1907),两江总督端方以所收藏《埃及古刻拓本》寄孙诒让鉴赏,题记称孙诒让为“仲颂先生”。“颂”字形声,从页,公声。从“页”的字一般与“头”有关。本义为容貌,仪容。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颂,貌也”。“颂”字在先秦时期被假借用作“诵”,专门表示歌颂、颂扬的意义。《诗经》中有《周颂》《鲁颂》《商颂》,就是宗庙祭神时的舞曲歌辞。“颂”被假借后,表达面容、容貌的意思的字只得寻找替身,于是把与“颂”同音,但意义毫不相干的容纳的“容”字来担当面容、容貌的意义。故“颂”是“容”的古今字。

关于籀庼

孙诒让曾孙孙建森家藏、1980年修《孙氏宗谱》记载孙诒让“晚号籀[~公式~]”。《孙衣言孙诒让父子年谱》记同治十一年(1872),孙诒让传抄宋翔凤校本《陆子新语》,落款“瑞安孙某某记于江宁盐巡道署之籀庼”,孙延钊按语“籀庼之号始见于此”,光绪二年(1876)正月,孙诒让检阅《曹松隐集》,款识“丙子孟陬,籀庼居士重检”。孙诒让在1872年与1876年,只有二十多岁,分别署有“籀庼”“籀庼居士”,因此说他晚号籀庼是不妥的。

“籀”字作名词一名大篆,今存石鼓文是其代表;作动词是阅读、读书的意思。许慎《说文解字》“籀,读书也”。“庼”是指小厅堂,“[~公式~]”是“庼”的异体字。籀文篆字是古文字演变发展的重要阶段,孙诒让一生,对古文字学研究孜孜有恒,成果卓著。籀庼先是他的书房号,更是他一生钻研的重要旨趣。

关于荀羕与荀徵

《孙衣言孙诒让父子年谱》记光绪二十四年(1898),即戊戌变法那年,孙诒让尝校勘《顾亭林诗集》,写成校语一卷,系跋并诗,以寄章太炎,其时章太炎正在东南学术界倡导反清革命运动,孙诒让跋文“后之览者,倘亦亮其存楚之志,而恕其吠尧之罪乎?兰陵荀羕”,诗曰:“岂愿区区王佐学,苍鹅哀怨几人知。流离幸早一年死,不见天骄平郑时。万里文明空烈火,人间尚有采薇篇。临风掩卷忽长叹,亡国于今三百年。”落款“越东逸民荀徵”。章太炎有文记载孙诒让“是时尚畏清法,自署荀羕”,“其与余书,或触忌讳,亦皆署荀羕名”,孙延钊《孙征君籀庼公年谱》注“公晚年为文章及与时贤书札,或论事涉清廷忌讳者,则自署荀羕,盖以姓音通荀,讳音切羕也”,也就是说古“孙”与“荀”同音,“让”音切羕。

关于“荀徵”,孙诒让诗尾联“临风掩卷忽长叹,亡国于今三百年”,反清意思明显,故署“越东逸民荀徵”避嫌。再者,“徵”是征的繁体字。戊戌四月,清廷议变法,诏开经济特科,登进人才,于是湖南巡抚、江苏督学等人交章推荐诒让,诒让未赴。或许,“荀徵”也有此意。

关于孙征君

《孙衣言孙诒让父子年谱》记1919年“朱中我卒,年七十八。朱氏尝有《孙征君事略》之作”,1922年张謇撰有《孙征君墓表》。

孙诒让别称“孙征君”,是因为他多次被征辟而不赴。光绪二十七年(1901),京师大学堂聘孙诒让任经学教习,复辞不就。光绪二十九年(1903),清廷又开经济特科,两江总督张之洞、吏部尚书张百熙、湖北巡抚端方、江西督学吴士鉴,奏保表荐诒让,而诒让终不赴试。光绪三十一年(1905),京师大学堂来函,拟聘诒让任总教习,又复辞不就。光绪三十二年(1906),学部尚书荣华卿、侍郎严范孙,议以诒让为京师大学堂监督(即校长),书来征意,诒让又复辞。光绪三十三年(1907),礼部设礼学馆,礼部尚书溥玉岑奏派诒让为总纂,也未成行,故人称孙诒让为孙征君。

陈志坚/文 南航/摄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