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中国人都不看电视了? 那中国电视路在何方?

2019/08/18 07:56 来源:温州商报 编辑:杨凡 浏览:5869

 

鸿蒙打开了魔盒,第一个跳出来的是“荣耀智慧屏”。外观没什么新意,廉价版阉割了核心的摄像头功能还惹来了一阵非议。

“智能”不是电视产品的一个新概念,行业内的产品大多是为了智能而智能,并无新奇之处。就像当年贾跃亭发布乐视TV时,互联网电视的概念早就有了,只不过是谁能做得更好。而智慧屏顺滑无缝唤醒的许多新应用场景,像是一个信号,让人又开始对电视的未来充满想象力。

此前中国电视市场的主角是小米。

小米电视上半年荣登国内出货量第一,雷军在7月24日第一时间发微博庆祝,算是在手机销量和股价都大跌的日子里,小米最大的喜讯。

新增用户不再,手机市场已然寂寥。但小米的IoT(物联网)生态链却喜报频传,在多个品类登顶国内第一。

小米生态链每进入一个行业,都引来巨大的非议,外界论调却很统一:“小米像野蛮人一样以低价破坏行业的良性发展,阻碍产业的升级。”

这种说法自然有待辩证,反而是在小米电视用6年时间登顶国内第一的过程中,风云诡谲的电视市场显露的景象其实是:新来者虽然技术薄弱,但旧势力却原形毕露。

中国人都不看电视了

电视正在中国家庭中被边缘化。

奥维云网发布的2019上半年彩电市场销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额规模为640亿元,同比下降11.8%。而2018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为4774万台,同比微增0.5%;零售额规模为1490亿元,同比下降8.6%。

做一个对比,美国人口3亿多,彩电的年销量规模也在4000万台左右,所以从数据上来看,中国彩电市场整体疲软。

中国人不爱看电视了。

法国收视调查公司Eurodata TV Worldwide在2018年有一份调查,美国人平均每天要花4小时3分钟看电视,中国用户平均每天只会花2小时2分钟看电视。

电视作为一种成熟的消费电子,差异自然不在产品本身,更大的差异或许在于内容和交互。美国用户会觉得像netflix那样的内容在手机或者平板上看简直是一种亵渎的高品质,但中国没有netflix,没有《权力的游戏》,潜意识里,中国用户对音效和画质的要求普遍不高。

电视在中国家庭中经历过几次角色转换:一开始电视是家庭经济实力的象征,后来普及成为家庭的娱乐中心,到现在更多成了一种客厅的装饰品。

即便互联网电视进场,在丰富性和易用性上有了大幅度的跃进,但电视依旧没能跟上智能手机和其他消费电子终端对人们注意力的蚕食。

用户和电视的关系变得岌岌可危,在内容端,电视这块屏幕上内容的丰富度远不如手机这块儿小屏,正因为优质内容稀少,所以电视开机理由也变少,孱弱的C端,致使整个市场萎靡,整个行业陷入恶性循环。

传统电视和电视厂商,陷入了一种固有思路的泥沼,他们在研发新品时会先注重产品本身的卖点,比如功能和硬件参数的提升,以此来进行宣传,但事实是能对电视参数有概念的用户寥寥无几。

与其告诉用户云里雾里的概念,倒不如说你只能在我的电视上看到《长安十二时辰》来得更有吸引力。

用互联网的词汇来阐释是,传统厂商执着于“痒点创新”,却始终碰触不到大部分用户的“核心痛点”。

无论是此前的乐视,还是小米,都更明白用户缺什么,互联网电视在保证硬件能满足的用户需求的前提下,发挥渠道的优势,做到极致的低价,内容端利用固有优势进行互联网内容的整合。

一些模糊的地方会有争议,比如互联网电视经常被评价为“只不过是组装”和并不完善的售后。

但从市场的反馈看,价格和内容这两个传统电视厂商没能抓住的痛点,被互联网厂商挖掘出来。

新与旧的争锋

当传统厂商指责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电视进场以低价破坏了行业的时候,大抵是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突围走到今天的了。

历史呈现出的痕迹,其实很难分真假。

以TCL、海信、创维、康佳、长虹为代表的电视五杰恰恰是靠着规模和渠道杀死兼并了无数竞对,而不是现在标榜的技术创新,低价游戏正是他们当年的杀手锏。

比如1993年刚刚出任TCL集团总经理的李东生,打出了“只要三四千元就可以抱回一台TCL王牌71厘米大彩电”的宣传语,其产品的质量、画质与上万元的画王、火箭炮无差,一次全国家电产品交易会上,TCL的订货总额就达到惊人的2亿元。

李东生还曾和自己78级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的两个同学黄宏生、陈伟荣缔结同盟共同抗击长虹——黄宏生是创维创始人,陈伟荣当时是康佳总裁,三人被称为电视圈“华南理工三剑客”。

最后这个靠同窗情谊维持的联盟,康佳率先顶不住压力降价,随后整个市场掀起价格战。

那几年本来看准电视市场爆发的小厂商根本活不下去,竞争丝毫不逊于现在的互联网百团大战、共享单车烧钱大战。

战况有多激烈呢?

学者宋永鹏、王大军一篇发表于2005年名为《中国彩电行业恶性竞争的成因分析》的学术论文中写出了当时的惨烈,文中说:“中国彩电行业经历 20 年的超常规发展以后, 进入一个产能严重超过需求,企业盈利能力和生存空间不断下降的局面。中国大量引进的彩电生产线, 由于缺乏有效的资源配置机制, 造成许多企业难以生存 和发展, 从而被兼并、淘汰。2003 年底, 中国彩电生产企业 69 家,年产能力 8600万台,市场需求仅仅 2500万-3000 万台, 多数企业生产能力利用率在 40%—60 %。”

历史是有周期和轮回的,现在轮到电视五杰被小米极致低价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其实能够做到极致的性价比又能够屹立不倒,本身就是一种值得骄傲的能力,也是互联网带给产业最深层次的思考和革新。

制胜的三颗宝石

“内容、面板、交互”,是这场无限战争制胜的三颗宝石。分别代表着内容的整合能力,渠道的话语权和产品设计力。

2015年6月15日,王川隔空在微博上喊话贾跃亭,发出了三个质问:1.什么叫生态化反,什么叫开放的闭环?不要忽悠用户了。2.乐视接的是哪个播控平台,是不是违法违规?3.乐视是不是捆绑490元年费?

面对王川的咄咄质问,一向舌灿莲花的贾老板罕见地沉默了。

这场争论的源头是6月10日下午,在小米举办的“海纳百川”发布会上,雷军在回顾小米电视内容“天翻覆地的变化”时点出,小米的内容在行业内遥遥领先,比友商的内容数量要多一倍,并提及自己的内容联盟(除了乐视)覆盖宽广。为此还专门找来了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对内容资源数量进行了公证。

紧接着在6月11日上午,乐视举办的投资者见面交流会上,贾跃亭炮轰小米称,小米对互联网内容和生态的理解不深,小米的内容并非自有的,而是通过松散联盟获得,此外小米在内容方面的收费能力也不强。

前期小米被乐视压着打,一是出货节奏和线上线下营销跟不上,更重要的是乐视斥巨资采购的版权,是销量的保证。

2014年底,前新浪总编辑陈彤加盟小米,雷军扔给陈彤10亿美元,要陈彤补齐小米的内容短板。到2015年6月,小米构建了一个由爱奇艺、优酷土豆、华策等各大公司组成的内容联盟,并接入iCNYV、GITV播控平台,成为市场上内容最丰富且合法合规的电视品牌。

争论的结果是不了了之,乐视电视看起来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2015年乐视电视出货量300万台,小米电视100万台,都有了长足的增长。

王川也不再偏执,小米覆盖了从40英寸到70英寸的所有型号,小米之家高速扩张,线上线下联动,展示了强大渠道能力。

内容是一张烧钱的王牌,也是一颗会在未来长成茁壮大树的种子。互联网品牌的思路是要把每一分钱花在用户能够感知到的地方。

传统品牌的思路是,自己固有强大的渠道,不就是联个网,上个操作系统吗?互联网企业的那些雕虫小技动动手指就能跟上。

于是在确认自家的品牌看起来和那些互联网品牌没什么差的时候,海信这几年转头研究 ULED 显示背光分区技术,长虹开始研究CHiQ 电视的人工智能与声纹识别技术,TCL 则专攻电视的量子点显示技术,康佳电视则祭出 AI 技术与智能家庭中心,创维电视顺大势主推 OLED 显示技术。

传统厂商们依旧为下一代产品寻找技术含量更高的卖点。

这其实是值得鼓励和赞扬的,总有人要投入去做最艰难并且可能看不到回报的地方。而这一切的本质是商业,商业需要与市场的反馈、渠道的资源相结合,要兼顾商业效率,不能忽略变化。这互相矛盾,但却是商场上从始至终的法则。

即便是在内容上登顶的小米也需要面对一个问题:电视的敌人不再是电视,想要止住中国电视市场整体下滑的颓势,关键不在于同行竞争,而是如何赋予电视更多意义,改善中国用户和电视的关系。

华为给出的答案是交互。

当客厅中央这块儿大屏拥有更强劲的性能,更智慧简洁的交互方式,成为可以控制整个家庭的智慧枢纽时,才是激发这块大屏真正潜力的时候。投屏、主机游戏、语音通话慢慢都成为电视上不可代替的功能。

荣耀电视的概念“智慧屏”“我不是电视,我是电视的未来”。看起来挺唬人,产品没拿出来之前也遭受了不少质疑和冷嘲热讽。但是这种突破的思路是精准的,电视行业的破冰在于,改变价格和渠道作为杀手锏的方式,转而真正以“智慧”和“联动”刺激用户需求。

这像是一个信号,挑明了互联网电视下半场的方向。

电视这场无限战争还在进行,并且一直持续下去。本质上是在重复着杀死自己和重建自己的循环,如果自己不先“杀死”自己,那动手的可能就是别人。

据《市界》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