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红粬工坊、红粬展馆、红粬红酒、红粬啤酒……泰顺筱村乌衣红粬新香四溢

2019/08/23 07:54 来源:温州商报 编辑:杨凡 浏览:8695

 
红粬工坊主人吴建云给米粬加湿。刘娜筱 摄
红粬啤酒精酿。

处暑

2019年8月23日为处暑节气。处暑是24节气中的第14个节气。处暑过,暑气止。古人将处暑分为三候:“一候鹰乃祭鸟;二候天地始肃;三候禾乃登。”

编者按

时令,是中国古代按季节制定有关农事的政令,并订立二十四节气作为指导农事的补充历法。由温州市农业农村局主办的《温州时令》栏目,以二十四节气为节点,每一期选择温州时令的既有地方特色又有产业规模的农作物进行报道,让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更好地了解温州时令,搭起城乡信息对称的互动平台,助力温州西部生态休闲产业带和乡村振兴示范带建设,传播农耕文化,重拾美好的记忆与乡愁。

 

“筱村粬,翁山竹。”这是在泰顺经久流传的谚语,“筱村粬”指泰顺筱村镇徐岙底村的“乌衣红粬”。2012年6月,乌衣红粬传统制作技艺被列入第四批省非遗保护名录。8月20日是三伏天的最后一天,也迎来乌衣红粬最佳制作季节。走进徐岙底古村,红粬工坊、红粬展馆、红粬红酒、红粬啤酒……处处都有红粬元素,沉“醉”了千年的乌衣红粬古法制作技艺在村内新香四溢,筱村镇也正在挖掘这一传统文化,打造“红粬小镇”的文旅新IP。

乌衣红粬制作一部千年传承史书

徐岙底是泰顺保存最完整的古村落之一,村内分布着文元院等历史古建筑,还有传承千年的乌衣红粬古法制作技艺。

村口的古村下,一座黄土泥墙的红粬工坊建筑见证着徐岙底的红粬制作历史,在2米高的昏暗低矮的粬窑里,弥漫着浓浓酒香。下午3点多,红粬工坊主人吴建云正拿着木耙给晾在地面的米粬做“翻身运动”,又用水龙头喷了一圈的水雾给米粬加湿。顺着窗口透过来的光,记者一下子被三块不同程度的红色惊艳到:窑里三个方块的米粬,一块呈较淡的褚红色,一块是较艳丽的玛瑙红,还有一块是偏暗的苋红色。在木耙经过的地方,是一道道波浪纹,红艳如画。

记者好奇地问:“为什么这些米粬的色彩不一样?”“时间不同呀,淡一点的是2天,红一点是3天,紫红一点的是4天。”吴建云介绍,自己是筱村镇为数不多的乌衣红粬技艺非遗传承人,吴家祖祖辈辈在延续这传统技艺,到他这一代已是第五代传承人,46岁的他已做了20多年。红粬制作有季节性,每年农历的二三月和八九月是高峰生产期,每批全程制作需要5—7天。随着天气早晚转凉,近段时间是做粬和做红粬酒的最好时节,一天制作400多斤米粬。

红粬原料诞生“红二代”产品

正在接待一批外地游客的“墟里徐岙底乡村社区”项目负责人,用新酿的红粬啤酒当茶招待我们。她介绍,这是用乌衣红粬原料新开发的产品,通过啤酒厂家专门定制精酿而成,还加入了百香果味道,与普通啤酒相比,口感更浓郁,色彩更明亮。

用红粬原料制作的“红二代”产品中,历史最悠久的拳头产品是红粬红酒。吴建云介绍,泰顺几乎家家户户有做红粬红酒的习俗,一年中的清明左右或立冬后,便会买乌衣红粬,酿红粬酒。用徐岙底乌衣红粬酿制的红酒颜色亮红,口感香醇,略带甜味,是传统佳酿,也是泰顺各类菜肴的佐料必需品。

如今,徐岙底村还有3个红粬生产老工坊。其中,吴建云的工坊,全年约有10万斤大米原料做红粬。

筱村打造“红粬小镇”乡村文旅新IP

泰顺县筱村镇正在打造“红粬小镇”,全镇已恢复了多家制作工坊,还有3位非遗传承人。在入镇路口,2把巨型的酒壶成了筱村的标志,该镇以集筱村文化积淀以及传统技艺为一体的乌衣红粬(省遗)及其衍生产品家酿红酒为品牌,带动筱村古建筑文化、传统农耕文化、非遗文化全面复苏,当地正在打造乡村文旅项目的新IP。

同样以“红粬”为纽带,推动徐岙底发展的“墟里徐岙底乡村社区”项目的负责人介绍,2018年6月,泰顺县政府与乡村运营商墟里团队签订运营协议,项目总投资约1.35亿元,通过对民居建筑梳理改造利用、古法技艺利用开发,打造归园田居的理想地和中国传统村落改造、发展、合作、振兴的样板村。

目前,该村的古民居正在陆续修复开发中,首幢公共文化建筑“红粬展馆”7月份对游客开放,还有1幢民宿预计10月份开业。记者在红粬展馆看到,这里除了介绍红粬的生产流程、红粬工坊的考现、红粬的相关数据和与红粬相关的食物外,还介绍了徐岙底的生产生活、节庆风俗、日常用具及其风土人情等。

对话吴建云

记者:乌衣红粬这个名字有何来历?

吴建云:主要是在制作过程中,米曲由白色变为红色再变为灰白,再次过渡到红色,最后转为黑色,这一过程取名为“乌衣红粬”。

记者:是什么力量支撑你坚守老行业?

吴建云:乌衣红粬制作程序复杂,一次几百斤,需要凌晨4点多起床,用柴土灶蒸饭。做红粬时会产生菌丝,容易得气管炎,非常辛苦。所有的经验全靠自己摸索,如果转行,这多年的技术积累放弃了,会很可惜。

记者:你会把这些手艺传给孩子吗?

吴建云:受耳濡目染的影响,我家大儿子对基本的乌衣红粬制作程序有些了解,但他目前在读研究生,让他传承的可能性不大。

商报记者 刘娜筱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