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儒林外史》里的温州话

2019/09/22 08:20 来源:温州晚报 编辑:杨凡 浏览:1964

□金城濠

《儒林外史》里一个描写得最生动的细节:严监生临死时伸出两根手指头,为那灯盏里两茎灯草恐费了油而不瞑目。我曾撰文揣摩吴敬梓所写的灯芯是不是出自温州上河乡,因为瓯海当年是灯芯草的集散地。最近永嘉网友海的颜色告诉我,永嘉学者高远研究发现:明洪武后出生温州的吴聪跟随燕王朱棣靖难有功,被封为江苏六合县骁骑卫,遂迁居六合。大约过了120年左右,吴聪一个后代小名叫转弟、学名叫吴凤的人没了世袭封爵,举家迁居安徽全椒,吴聪七代后人就是吴敬梓了。

吴敬梓的著作《移家赋》里也有“久发轫于东浙”句。这么说来,吴敬梓真的和温州扯上边了。那么巨著《儒林外史》里会不会有温州元素呢?高远先生指出,小说里提到“索面”应该是永嘉特产,小说里写道“走倒了”就是永嘉话走错了。

我近日重读《儒林外史》,真的发现小说里有温州话的影子。不妨摘录一部分于后供读者欣赏研究。

1、《儒林外史》第一回:王冕母亲说:把你雇在隔壁人家放牛;王冕哭得那邻舍之人无不落泪。

“隔壁邻舍”。温州俗语,瞒天瞒地瞒不过隔壁邻舍。

2、第二回:不知我积了什么德,带挈你中了个相公。

“带挈”。温州俗语:张阁老当官带携地方人。

3、第四回:他家那佃户又走过来嘴嘴舌舌缠个不清。

“嘴嘴”。温州话里一个特殊的名词重复:“嘴嘴”“脚脚”“手手”。

4、第五回:自古说:晚娘的拳头,云里的日头。这孩子,料想不能长大。温州话把说“后娘的拳头,云里的日头”。

5、第六回:一个吹箫,一个打鼓,在厅上滴滴打打的总不成腔调。温州话有“一个人吹箫,一个人捺窟”。

6、第九回:小船摇橹行了一夜。两公子取水洗了面,吃了些茶水。

“洗面”。温州话把洗脸叫作洗面。此书里一般都用洗脸一词,唯有这一处用了洗面。

7、第十一回:小姐道: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依孩儿的意思总是自争的功名好。

8、第十一回:自心里想:“杨先生是个穷极的人”。

“极”。极字在古汉语现代汉语里都没有和“穷”的意思相应的解说。而温州话里极有苦的意思。这里的“穷极”不是“极穷”,而是“又穷又极”。

9、第三十二回:烧许多红炭堆在桂花树边,把酒坛顿在炭上。

“顿” 。把一物放在另一物品上。温州话也这么说。

10、第十七回:我有个房分兄弟。

“房分”兄弟就是堂兄弟。

11、第二十七回:像娘这样费心还不讨他说个是,只要拣精拣肥。

12、第三十二回:给你一个月豆腐吃,蒸死了你。

“蒸”。温州俗语烧烧不着,蒸蒸着(火字旁曾)

13、第四十五回:我这里娃子不哭奶不胀,为甚么“把别人家的棺材拉到自己家里哭”。

14、第五十二回:搬了八块,放在阶沿上。

“阶沿”。 温州话阶沿头、阶沿坎。

15、第五十四回:丫环推开门拿汤桶送个水来。

“汤”。现代汉语里的汤是吃的,温州话把热水说汤,这里汤桶指的是热水桶。

16、第五十六回:多少的家伙都是古老样范的。

“样范”。温州人说的有样范就是有样子。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