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黑皮肤

2019/10/13 10:4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1602

 鹿城区蒲鞋市小学 五年级 徐卓妍

皮肤黑似煤炭?这么夸张?谁啊?

别急,听我慢慢道来。这个皮肤黑似煤炭的人正是我!虽然我是一个女生,但是皮肤却黑得发亮,再加上卷卷的头发,看上去就像个“非洲姑娘”。大家经常用各种理由来分析这个现象:有的说我是太阳晒多了;有的说是酱油吃多了;还有的说是妈妈在生我的时候皮蛋吃多了……可我自己并不觉得“黑”有什么不好。

“哇哈!徐卓妍,一个星期不见,怎么了?你的皮肤又黑了一层,都快赶上我了。”正当我埋头写作业时,班里人称“煤球”的黄钧炜走过来,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挤眉弄眼地调侃道。我白了他一眼,暗自想了想:我就是在九山体育场顶着烈日训练了几天而已,不至于皮肤又黑一层吧。我仔细地盯着手臂的皮肤看了一阵子,也看不出哪里更黑。便走上前捋起袖子,露出了自己黑中带黄、骨瘦如柴的手臂,和黄钧炜那黑乎乎圆滚滚的手臂快速地比了比,故意大声叫道:“天啊,几天不见,你怎么一下子白了这么多,都快赶上我的肤色了。要知道,一个男生长得白可是会被人喊成——娘炮的哦。”我一边弄着兰花指一边还尖声高喊了几声“娘炮”。周围的同学听了不禁哄堂大笑。黄钧炜没料到我居然和他比白,还被同学们取笑,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红的,嘴里说着:“哼!你乱给同学起绰号,我告老师去!”气呼呼地跑走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黑,有些人天生就是白。这些都是与生俱来的,我们要坦然接受。

但是渐渐地,别人取笑多了,我开始对我的黑皮肤产生了无奈,常发出“天啊,地啊”的感叹。

“哎呀,少蘸点酱油啦。”吃饭的时候,妈妈看着我拿着螃蟹不停地去蘸酱油醋吃,便大声喊道。“你看你,皮肤都这么黑了,还吃这么多酱油,你是女孩子来的,怎么心这么大啊,也不怕自己变丑。”我一听妈妈这么说,一下子把正拿着螃蟹点酱油醋的手缩了回来,看着那黑黑黄黄的酱油忽然觉得怎么和我的肤色这么般配啊。那刚被螃蟹蘸过还微微晃动的酱油,似乎向我露出狰狞的笑容,使我觉得天地一下子变得万分昏暗,与我整个融为一体。我用充满仇恨的眼光盯着那一碟酱油,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戒掉这个爱吃酱油的坏习惯!可是酱油任凭我怎样吹眉瞪眼万般嫌弃,它还是静静地在桌面上静观着我。妈妈看到我气馁的样子,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柔声说:“知道吗?不管你皮肤黑不黑,你展露的阳光笑容是最可爱的。”忽然间,我发觉屋里立马亮堂了起来。

黑皮肤也带给我很多轻松和快乐。皮肤黑,这是我的特点。那些皮肤白的女同学都特别喜欢和我玩,也不会嫉妒我;皮肤黑,男同学都把我当成哥们儿,我可以毫无顾虑地和男生交谈而不会惹来流言蜚语;皮肤黑,我可以尽情地投入到体育运动中去,在操场上快活地奔跑跳跃,享受风儿的吹拂,阳光的抚摸……

我爱我的肤色,就如热爱阳光与空气一样。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