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送儿上战场

2019/10/19 07:49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2682

大舅舅(右)和时任温州地委书记李铁锋(中)。 资料照片

黄新良

1890年,我的外公陈岩瑞出生在瓯海瞿溪镇岩门角。

瞿溪是温州市区以西十几公里的一个小镇,三面环山,一条瞿溪河从镇上穿过。记忆中的瞿溪古镇,是我童年的乐园。小时候我牵着外公的手,走过镇上唯一热闹的一条老街,经过糖果店,我喊着“花生糖、桂花糕,我要,甘蔗、橘子我也要”,稚气的童声似乎还在耳畔回响。

斯人已逝,往事如烟。旧时瞿溪老街商贾云集,商号林立,挨家挨户都做生意。外公年轻时也做些小生意:卖过水果,做过米饼,开过饭摊。随着我大舅的出生,为了生计,外公远赴日本,替人干活,挑馄饨担,钱没挣到,苦吃了不少。五年后回国,我二舅出生,家里更是捉襟见肘,只能租了富农几亩地,收成好,能打个几百斤谷子,收成不好,连租都交不上。屋漏偏逢连夜雨,我三舅出生不久,外婆就去世了,看着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外公欲哭无泪。

草草收殓了外婆,外公把年仅12岁的小女儿给邻村曹埭一户人家做了童养媳,把不到两岁的小儿子送了人。真是生逢乱世,民不聊生。外公一家长年租别人的田种,为了能有口饭吃,他让孩子们给别人家放牛,自己干了一天活,有时连口饭也吃不上。

我的大舅陈林娒读了两年私塾,就给人家放牛,摸螺丝、抓鱼、打猪草,挑盐、挑竹子,挑纸,什么活都干过。七七事变后,日本鬼子来了,生活更加没有出路,最后连地瓜也吃不上了。到了1947年,大舅决定到上海闯荡,他到二姐家借了三个银元打算做卫生纸生意。那时泽雅纸山的屏纸汇集到瞿溪,一度远销东南亚,当年“黄正昌”“胡昌记”“王泰生”等纸行里人声鼎沸,算盘声此起彼伏。舅舅把纸用船运到上海,到了公平码头,再把纸卖出去。

在上海客栈,他遇到一个姓金的同志,多次和他说起共产党和解放军。在家乡,大舅舅就听说了共产党带领的军队为穷苦人民谋幸福。于是,他和几位同志共八人就以到山东贩卖红枣为名,在上海十六铺码头登船到青岛上岸,转车到泰安,加入第三野战军炮兵师,立即投入解放济南的战斗。

那时,部队的条件极其艰苦,一年只发一件染成蓝色的土布单衣、一双草鞋,冬天发一件棉衣。白天是经常训练:扔手榴弹,瞄准,负重快速跑翻爬障碍物。由于平时刻苦锻炼,舅舅练就一身好本领。

1948年9月,大舅跟随部队参加完济南战役,同年11月,参加淮海战役。“那时的日子苦啊,一天一个窝窝头还算好的,有时候连着好几天,都没有东西吃。”舅舅曾和我说,部队行军靠的是双脚,走得快、走得急,鞋底都磨没了。当时,也没有医疗设施,都说“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能哭叫”,受点伤什么的用碘酒擦擦就完事了。

1949年1月,部队发起了对303高地的总攻,万炮齐发,战士们冲锋上去,迅速歼灭了国民党军队,取得了淮海战役关键性的胜利。在战斗中,很多战友牺牲了,舅舅受伤被送到后勤医院,经过简单包扎,被送至济南医院。在医院住了五个多月,大腿上的子弹终于被取了出来。

1950年,大舅退伍,被安排到地方工作。辗转到了上海,找到了在上海做屏纸生意的堂兄,几年前他曾托堂兄带几块银元给外公和他二姐。两天后,外公终于收到了大舅活着回来的消息,欣喜万分。大舅回到了家乡,瞿溪老街沸腾了。解放后他入了党,担任雄溪乡副乡长。

我的二舅陈巧青生于1933年,1955年应征入伍,参加志愿军赴朝作战。战争打了将近三年,二舅一直担任运输任务,被提拔为班长。二舅经常和我讲他在朝鲜的经历,讲到精彩处,不禁挺直了腰杆,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年月,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昂首向前,所向披靡。1959年二舅在郑州退伍。

我的三舅陈德生,出生不到一岁我的外婆就去世了。听人家说,他母亲死时,他还趴在妈妈身上吃奶。后来送给一户人家,他却不叫他们爸妈,就被送了回来。三舅21岁也参加志愿军,后来到了洞头海防前线。

时光荏苒,硝烟散尽,外公送三个儿子参军的故事还在家乡流传。现在我的三个舅舅只剩下二舅还健在,住在市区杨柳巷。他经常说,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他是幸运的。战火无情,跟随着舅舅的讲述,我们也一同回到了那个硝烟遍地、激情燃烧的岁月。我们不能遗忘,那些曾经的流血与牺牲,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孔,在枪林弹雨中,舍身赴死,是他们用生命才换得我们今天的云淡风轻,天下太平。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