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第一撑篙”磐石航

2019/12/01 08:00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游历 浏览:1372

  • 本文导读:说起航船和撑篙,现代人已逐渐陌生。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的漫长历史中,瓯江沿岸凡是从乐清、永嘉等地到温州市区都只能乘坐航船抵达温州市区。
  • 3

魏增谊

说起航船和撑篙,现代人已逐渐陌生。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的漫长历史中,瓯江沿岸凡是从乐清、永嘉等地到温州市区都只能乘坐航船抵达温州市区。而撑篙是大小航船靠埠和离岸的必用工具,由整根毛竹而制,末端安一个7字形铁钩。

“磐石航撑篙”这句话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一直在乐清磐石民间和磐石周边地区流传着,意指磐石航撑篙长而硬。其撑篙长度确实比乌牛、琯头、万丈埭、马道、七里、黄华等航船的撑篙长得多,约有六七米。而硬度不仅仅是指毛竹本身的硬度,更是指磐石航船在温州的社会背景,用俗语说就是“牌头硬”。

最初的航船是木帆船,“有风拔篷,无风摇橹”,乘客有时也过来一起拔篷、摇橹。船上只有水手和老大二人,水手掌撑篙、拔篷、摇橹、卖船票。老大操舵或方向盘,航船按瓯江潮水涨落规律调整每天开船时间,涨潮开温州,退潮从温州开回磐石。

磐石航船刚开始经营初期,有一次航船到温州比其他航船迟些,船靠埠,乘客上岸,船必须挤进去,船一挤发生碰撞,船老大之间发生口角,其他航船老大也凑上来你一句他一语,说磐石航船“强横”等一些难听话,磐石航船老大觉得有损自尊,船靠埠有碰撞是难免,磐石是个大地方,不能被“乡下人”搞得吃亏(因为磐石自古建城,当地把居住在卫城内的叫城底人,居住在城外和周边乡村的一概称乡下人),想想真冤,咽不下这口气。

第二天,磐石航船老大找到在温州市区谋事的乡党何伟民,何是温州警备司令部的刑警队长。何队长听了航船老大的申诉,出于乡情,何队长觉得磐石人在温州吃亏,那还了得,拍着胸脯说“看谁头硬,这事我来解决”,立即吩咐手下警员班长,命班长带十来个警员赶赴码头,并吩咐只要吓唬他们,不要伤人。一班警员受命腰挂短枪,手执警棍,骑着脚踏车(现在叫自行车,过去的脚踏车比现在的保时捷、宝马车还吃开)气势汹汹、神气十足赶到安澜亭码头,对着所有航船和乘客便叫嚷着:你们听着,今后谁敢欺负磐石航船,看谁头硬……顿时码头鸦雀无声,吓得人发抖,谁也不敢吱声,只是低着头,连连说是是是。事后这班人扬长而去。

从这次警员出动后,日后航船靠埠井井有序,谁也不敢粗声大叫,对磐石航船客气多了,在温州工作的磐石人知道这件事后,都说何队长替磐石人长了志气。

为了日后再不受气,这些在温州工作的磐石人也想方设法纷纷筹资,凭着何队长的势力在安澜亭修建码道,从此磐石航船有了安澜亭码头使用权,靠埠、启航任意使用,于是停在安澜亭码头的青田船,不管卖木头还是卖柴的大小船只,远远看到磐石航船驶来,就早早离开,据说,否则磐石航船的撑篙扎死就把你扎死,出事故不要赔偿。当然,“磐石航撑篙”并没有仰仗势力而横行霸道,始终与同行和睦相处,在安澜亭码头演绎着历史的航运岁月。只是,这“第一撑篙”的派头被一直叫响,成了一段有趣的故事。

磐石航船经营一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合作化浪潮的推进,磐石航船归属磐石镇农机排灌站,木帆船改为机动船,航班改为上午7点半开往温州,下午2点温州开回来。航船来回时间不再受瓯江潮水涨落的影响,乘客就有充裕时间在温州办事购物,很受欢迎。那时的机动船配备了三名工作人员,说来也巧,水手叫宏娒,轮机员叫银娒,船老大叫田娒,被群众戏称为“三娒航船”。当然,撑篙还是航船上不变的重要角色,“磐石航撑篙”也一直在安澜亭码头骄傲地起落。几十年间,磐石航船经营生意红火,直到温州大桥开通及渡轮的开始,去温州的旅客由渡轮经白楼下乘公交车更为便捷。从此航船生意日趋清淡,磐石航船告别了近百年的经营历史。

虽然航船停开了,“磐石航撑篙”这句俗语仍在民间流传着,延续着磐石古卫城的历史传奇。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