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油松豆、熬蚕豆

2019/12/08 00:10 来源:温州晚报 编辑:游历 浏览:4362

  • 本文导读:早年的温州城里,常有叫卖油松豆和熬蚕豆的挑担在小巷里头转悠。
  • 3

油松豆、熬蚕豆 金国斌/画

□相国

早年的温州城里,常有叫卖油松豆和熬蚕豆的挑担在小巷里头转悠。做孩子的每每在院子里玩耍,总会听见院子外头挑担的吆喝声。有时还会在大人的命令下,跑到院门口喊那挑担的过来,然后由大人来交易。这油松豆是拿黄豆用油氽过的。那熬蚕豆呢,却是正宗的豌豆身。将豌豆与蚕豆作张冠李戴是温州人的口误,但已约定俗成,只能世代继续叫下去。

这熬蚕豆最讨老人与小孩的喜欢。一个“熬”字,便知属慢火水煮。卖家事先在家庭作坊里把豌豆连皮焖烂,熟透之后倒入一个木桶里,用木勺搅拌即成软泥,然后便可走街串巷叫卖了。但见那熬蚕豆的模样有点儿像土豆泥或花生浆,却隐约着饱满的粉粒状。所以吃时轮不到牙齿的功力,舌头动几下即可。泡饭或白粥一碗,即能借着熬蚕豆的滋味把嘴巴吃得“巴嗒”作响,有些勤俭的人家还喜欢在熬蚕豆上洒些酱油,以添咸来提高饭菜的利用率。

那卖熬蚕豆的总是赶在清晨吃早饭之前,很及时地出现在小巷里。他肩扛木桶,木桶里装着豌豆泥。早上刚出的,打开盖子还冒着气呢。他的吆喝声极有味,那“熬”字放长高声,洪亮而响:“熬——蚕豆哦!”

而那卖油松豆的,倒是特意要跟卖熬蚕豆错开时间似的。他喜欢挤在日落之时,好像他的目的就是要让那些嗜酒者知道油松豆是天底下最实惠的下酒菜。油松豆,即以小黄豆油炸而成,颗粒金黄油亮,又脆生生的,拌些细盐,便可划归到旧时温州男人下酒的菜单上。但见一碟油松豆,半碗白眼烧,便能谈天说地度过不少光阴。

卖油松豆的吆喝声倒是有些特别,“油松豆”三字念得很快,无重音,也不拉长声,连贯得如同视唱曲谱上的三连音,且将最后一个“豆”字念得特短,那“豆”字就像被砍掉了一半似的,或者说待他刚要喊出个“豆”字,冷不防后腰上就被人捅上一拳,于是一惊,喉咙里就有音无韵了。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52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