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日报>>瓯越副刊

www.wzdaily.com.cn

 
日本暴徒残害温州人的历史记录
 ——写在“东瀛血案”八十周年
 苏虹   2003-09-06 

今年9月3日是日本暴徒残暴杀害旅日温州华工,发生震惊寰宇的“东瀛血案”80周年的日子。
    上世纪20年代初,邻邦日本工业迅猛发展,工厂急需劳力;而我温(州)处(州)二地山农,正过着朝不保夕的艰难日子。一时间,山村掀起“东渡谋生”热潮。从 1920年到1922年是华工赴日的“最盛时期”。据1922年春统计,单温处的鹿城、瓯海、瑞安、青田等县区,旅日华工多达5000余人。日本的长崎、门司、 神户、大阪、名古屋、东京、北海道等地,均散布着他们的足迹。
    华工们抵达日本后,有的在码头挑煤、搬货;有的为人挑土、制砖;有的到铁工厂、纺织厂当苦力。他们辛劳一天,仅能赚取当地最低工资(一二日元),还常被克扣 工资并遭工头、厂主、警察的欺凌,处境异常艰难。此时,正在日本留学的王希天(吉林长春人)和王兆澄(安徽天长人),目睹华工艰辛生活,于1922年9月携手在 东京创建“中华民国侨日劳动同胞共济会”(简称“共济会”),希望通过它帮助华工逐步改变生存现状。“共济会”是维护华工合法权益的群众性组织,由王希天任会 长,王兆澄为总务干事。有了“共济会”作后盾,日本工头、厂主和警察对华工的欺凌不得不有所收敛,但也因此而招致日人的仇恨,伺机对王希天、王兆澄进行报复。
    1923年9月1日中午近12时,日本关东地区发生了亘古未有的大地震,史称“关东大地震”。据东京观象台报告,地震连续6昼夜,共震动1029次。其 中大震三四次,强度达7.9—8.2级。受灾区域波及一府六县,广约2万平方里,受害者多达340万人,死伤30余万人,其状惨不忍睹。
    震灾后,我国人民倍加关注。各地报刊连续报道,并发表社论和时评,号召国人伸出援助之手。北京政府除派员赴日使馆慰问外,还拨出20万元赈灾款;9月7日, 上海招商局新铭轮装运大批粮食、药品赴日;我红十字会18名医务人员也于同日乘新洲皇后轮前往;温州及时组织“瓯海道属日灾救济会”,日轮曾来温运走价值45. 4万元的鲜蛋、木炭等物资;各大中城市均开展筹物、筹款活动,正如传媒所说:“好义之声,一呼百应”。
    日本人民对我国人民的无私援助十分感动,纷纷感谢“中国之高义”。但是,那些长期受军国主义思想熏陶,排外思想严重的暴徒却以怨报德,制造了一起震惊寰宇的 大惨案。灾后的日本社会一片混乱,秩序全赖青年团、在乡军人、浪人及警察维持。这些暴徒良知丧尽,人性泯灭。他们乘混乱之机,用刀剑、铁棍、铁钩等凶器,肆意击 杀旅日华工。一时间,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大批无辜华工死于非命。
    除了散居各地的华工被杀外,最疯狂、最残暴的是9月3日的一场集体大屠杀。当时,东京大岛町八丁目有7家华人开的客栈,住着174名华工。据《东方杂志》报 道,9月3日午后,300余名暴徒将174名华工驱赶到一空地,谎称即将发生地震,强迫华工卧倒。接着,暴徒们用随身携带的凶器猛击华工,将他们一个个活活打 死,其中仅有瓯海五凤乡黄子莲幸免于难。他右耳被砍一刀,头部也负重伤,当场昏倒在地,暴徒以为他已死,劫走他身上30余银元后扬长而去。他是这场大屠杀中 的唯一幸存者和见证人。
    经反复查核,华工共被虐杀758人(含伤91人),其中温处之鹿城、瓯海、瑞安、青田华工被杀700人,占被害总数的92.4%。这是一个多么触目惊心 的数字!青田油竹乡麻宅村22位华工,被杀18人;仁庄乡山根村13位华工,被杀10人;瓯海泽雅上、下村60人同赴日本,同住一地,又同时被杀,连讣告都无人 送。当噩耗传回山村,全村哭声震天,人人披麻戴孝。
    震灾发生的前一天,王希天因拟赴美留学,“共济会”会长由王兆澄接任。震灾后,两位新老会长忧心忡忡,一心惦记华工安危。余震未息,他俩即冒险分赴各地探 望、救援受灾华工。他们的行动立即受到日本军警的严密监视。地震次日,王兆澄外出后,头部被暴徒铁棍击伤,血流如注;第9日,王希天外出后突然“失踪”,实为日 本军队秘密杀害于逆井桥下。王希天死得很惨,“面部、手、脚被斩碎”,而后将“尸体抛入中川河流去”(引自两名日军的日记原文)。
    王希天时年仅28岁。
    王希天“失踪”后,王兆澄心急如焚,到处寻找挚友下落。此时日本军警又将魔掌伸向王兆澄,把他列为“最不能容忍其回国的人”。王兆澄被迫改名换姓,佯装难 民,混在62名难民群中,于当年10月8日登上“山城丸”轮回国,终于逃出魔掌。他滞留于上海,一边向报界控诉日本暴徒罪行,一边深入难民中逐个访问、记录华工 遇害详情,分批在上海各报公布。王兆澄为查清血案真相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东瀛血案,铁证如山。但是,日本当局为了封锁“杀害留学生王希天”与“杀害旅日华工”两起涉外重大事件的真相,采取了一系列严密的控制措施。对于害杀华工 案,只承认“少数误杀”,不承认集体屠杀;对于害杀王希天案,则一口咬定“失踪”,“正在查找中”。尽管我国人民群起抗议,北京政府多方调查交涉,终因我国政局 动荡,政府昏庸无能,交涉终归失败,血案从此尘封。
    时隔半个多世纪后,以日本女作家仁木富美子为主的数位正义学者与我市文史工作者联手,经多方调查取证,才拂去历史尘埃,将血案真相公之于世,使东瀛沉冤? ├以昭雪。1993年9月3日,王希天暨旅日华工罹难70周年时,葱茏秀丽的华盖山上,温州沦陷时被日寇捣毁的崇碑被重新竖起。碑的一面保留原文“吉林义士王希 天君纪念碑”,另一面增刻“温处旅日蒙难华工纪念碑”,体现了王希天与华工的水乳深情。东瀛罹难同胞,终于魂有所归。如今,这里已成为华盖山的一个新景点,青少 年不时来此凭吊亡灵,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当年幸存归来,如今已年届耄耋的“东瀛血案”见证人,1990年12月摄 旅日华工领袖王希天(左)、王兆澄1923年8月13日摄于日本东京 王希天遇害地——逆井桥 ▲幸存的华工难民被遣送回国时在码头等待上船